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青枫浦上 1

*烂大街的梗

*穷奇道截杀成功向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把前面三章并一起了,有空会修一遍,如果不出意外,以后每章大致都这么长

*总共6500+

------------------------

         “哈哈哈哈!魏无羡!你看你遭报应了吧哈哈哈!活该你被自己养的狗弄死!”金子勋得意地大笑着,面容扭曲,显得十分丑陋。

         金子轩瞳孔猛缩。怎么会这样?他想着。

         此刻,魏无羡倒在血泊之中,一身白衣早已被鲜血浸透,胸前狰狞的大洞正源源不断地涌出鲜血,将地上的黑土染红。

         魏无羡企图费力地睁开了眼,但入目是一片猩红,血一般的颜色,耳边充斥着金子轩焦虑不安的声音和金子勋刺耳的声音。

         “魏……魏无羡?”金子轩不知道他此刻声音在发抖,他连忙背起魏无羡就向着金鳞台的方向御剑飞去,也不顾他此刻样子是有多么狼狈了。

         “切——”金子勋离开了,还带着他的一行人。

眼前,黑与红交织着,魏无羡吃力地动了一下,缓缓地张开了嘴,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着:“……金子轩……你要给我……好好照顾好师姐……不然……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咳咳咳咳咳咳!”魏无羡剧烈地咳嗽着,原本苍白的脸现在更是白了几分,嘴角不断地溢出丝丝殷红。

         “魏无羡你别说了!我这就带你去看医师,总会有办法的!”金子轩看不见后面的情况,但从魏无羡的反应也已经知道了大概,内心乱作一团。魏无羡再怎么说,也是被江厌离看做亲弟弟对待的,如果死了,他怎么向江厌离说!“阿离她……还在等你参加金凌的满月宴,所以……你能不能坚持一下……”

         魏无羡无声地笑了,笑得凄惨。他用已经沙哑的嗓音对金子轩道:“替我向……师姐说声对……对不起……我可能不会来了……”

         “魏无羡你振作点!”金子轩急得吼了出来。如果不是魏无羡帮他挡了温宁的进攻,那么现在……倒在地上的人,就是他啊……

         魏无羡只感受到身体里的温度正一点一点流逝,隐约中,他好像听到了有人正在唤他的名字。

是谁呢?魏无羡想着,一时间思绪万千。

         魏无羡摇了摇头。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银铃已经被毁了。

         蓦地,他想:以后再做一个吧,做一个更好的,给他外甥。但转念一想,他又自嘲着:哪里还有以后?

         是啊……他……到不了了,金凌的满月宴。

         “魏婴!”魏无羡恍惚间,似听到有人在唤着他的名字。

         是……是他吗?魏无羡想着,眼中闪过一丝光。但随后,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轻笑着。他怎么可能会来呢?他平时不是最讨厌自己这个邪魔外道吗?也只有自己……一直贴着他,他……一定恨死自己了……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

         由于失血过多,他感觉到了丝丝寒意。好冷啊……他迷迷糊糊间这样想着。他想到了在夷陵流浪的时候,夷陵的冬天很冷,如果不是他遇到了江枫眠,或许,他可能会撑不过那个冬天……

         不过,再冷……也比不过心里的冷……

         魏无羡胡思乱想了一番后,便闭上了眼。

         他累了,想好好睡一觉,做一个美梦,永远也不想醒来。


         金子轩感觉到背上的魏无羡好一阵没有动,心里凉了一大截,但此刻又不方便去查看,只得加快了速度去往金鳞台。

        金鳞台上有些修士已经急不可耐了,私下里抱怨着。

         “怎么还不开始……”

         “果然金小夫人就不应该请夷陵老祖过来的!”

         “现在连金公子都没有回来……唉……”

         …………

         江厌离一直等着,心中却十分不安,她有种预感:阿羡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江澄则是握紧了拳头,心想着:魏无羡在干什么?还有金子轩?

         蓝忘机眸子里尽是忧愁。他的心从刚才开始就没由来地一阵狂跳,是心悸,还是?

         想着想着,蓝忘机眼前浮现出一个丰神俊朗嘴角带着明媚笑容的黑衣男子。蓝忘机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周身冰冷的气场已有所缓和。

         黑衣男子笑着对蓝忘机说着:“蓝湛!”恍惚间,蓝忘机以为自己还在姑苏求学的时候,那是他最美好的时光。

         那时候,藏书阁还没有被烧毁,青蘅君也仍健在,江家也没有一夜之间被灭门,魏婴……也没有修鬼道……

         但,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越美丽的东西,便越是脆弱不堪。他每次想奋力抓住,但最后,只是徒劳。他……做不了什么……

         “蓝湛!”眼前的“魏无羡”笑着对蓝忘机道。蓝忘机回过神,看着魏无羡,目光里满是温柔。

         眼前的“魏无羡”穿着一袭白衣,整个人宛若谪仙般,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此刻盛满了笑意。

         蓝忘机顿时看得愣了。

         他见过他曾一袭紫衣站在墙檐上,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坛天子笑。月下少年明媚的笑,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中。也是那时候,不知名的情愫,开始在他心里默默地生根,发芽……

         他也见过他身着一身黑衣,在飒飒猎风中吹奏出凄厉的笛音,无边的黑似要将他瘦削的身形吞没。

         他启唇,道:“蓝湛,我要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蓝忘机心里一阵乱跳,他知道,眼前的魏无羡是他的幻想,但,他仍然想……想抓住他的手,告诉他,你不是一个人。

         但,握住他的手,还没有多久,人便随着风,飘散了,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指尖还残留着余温,蓝忘机几乎要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了。

         真的……是魏婴吗?如果是……那么他……

         眸中顷刻之间盛满了忧虑。

         过了许久,当众修士开始骚动之时,一名金家修士倏忽神情恐慌,用手指着天空中正在移动的影子,道:“那……那……那是……”

         众修士听闻,连忙抬起头来顺着那名修士所指的方向去看。

         修仙之人,五感灵敏,视力更是比常人要强上几分,自然很容易看清楚地看到那黑影是什么了。

         不过,看了……还不如不看。

         只见,金子轩背着一名男子,似是魏无羡,两人身上都是血。

         蓝忘机见状,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魏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那么……他之前看到的那个是……

         等那两人落地,众修士才松了一口气。受伤的是夷陵老祖。他们想庆贺一番,但迫于压力,只得极小声地欢呼。

         金光善见了,眯了眯眼,心中正打量着小算盘。

         江厌离奔了过去,道:“子轩……这……这是阿羡?”声音有些颤抖,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快点去找医师!医师呢!”江澄吼道。

         众修士被吓着了,好一会儿一名金家修士颤颤巍巍道:“子……子轩公子……这边……”

         金子轩放下了浑身带血的魏无羡,白衣男子此刻身上都是血,面色如纸一般苍白,双眼禁闭,一动也不动,像是睡着了。

         老医师很快就来了,他先是把了脉,过了许久,道:“这位公子已经死了……”

         江澄过了许久,道:“死……死了?!”

         “是的。”老医师缓缓道,“请节哀。”

         江厌离不敢相信。“阿……阿羡……”整个人突然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在了地上。

         “金小夫人!”江厌离身边的一名丫鬟道。

         蓝忘机略懂些医术,他先给江厌离把了脉,道:“金小夫人只是晕过去了。”

         江澄松了一口气。

         “金……金子轩!你来说一下!这特么是谁干的!”江澄吼着。

         金子轩指着正一边得意的金子勋,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啪——”金子勋被江澄的紫电抽倒在地上,像一只爬虫在地上蠕动着。

         江澄不想再看金子勋一眼,觉得再多看一眼都会脏了自己的眼。他厉声喝道:“你给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金子勋由于恐惧,磕磕绊绊说了好久,才勉强解释清楚 。

         “你!为什么觉得是魏无羡!”江澄道。

         金子勋一边慢吞吞地解开衣服一边道:“魏无羡死了,我的千疮百孔咒一定……怎么会……”只见千疮百孔仍在。

         众人嫌恶地走远了。

         “哈哈哈!魏无羡肯定用了什么办法!所以……所以才!哈哈哈!他死了活该!”金子勋狰狞地笑着,像个怪物。

         蓝忘机看着,心里一阵酸楚。

         魏婴……为什么,世人总是对你……

         蓝忘机思忖了片刻,便走了。

         江澄听了,牙齿弄得咯咯响,他恨不得当场把金子勋抽烂!

         此刻,金光善道:“江宗主,使不得啊……”

         江澄盯着金光善那个老狐狸精,冷声道:“金宗主想怎样?”

         “这个……”金光善转了转眼珠子,道,“听说那魏无羡在乱葬岗还有一些发明什么的,还有那……阴虎符……”

         “哦?所以呢?”

         “由于这些东西有危险,所以金某人想这些东西还有夷陵老祖的尸身妥善交给金家保管是最好不过的了。”金光善目光贪婪地盯着江澄。

         江澄听了,愤怒地道:“魏无羡再怎么说,也是我江家的人,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管教!”

         “可……江宗主,你不是和那夷陵老祖断绝关系了吗?”

         “这……”江澄定了定神,道,“金宗主,你好大的胆子,再怎么说,夷陵老祖的东西,凭什么全给你家保管,难不成金宗主以为温氏没有了,自己便可以取而代之了吗?”

         众修士幸灾乐祸地看着金光善,笑着。

         一会儿,蓝忘机带了一个人过来。

         “蓝二公子,这是?”

         “苏涉。”

         蓝忘机用剑微微地划破了那人的衣服,露出了千疮百孔恶诅反弹的痕迹。

         金子勋揪着这个人的领子,道:“你凭什么!凭什么!”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目中无人之辈。”苏涉道。

         金子勋时常不把附属家族的人放在眼里,认为他们和家仆同为一等,连和他们一起入宴都觉得有失身份。苏涉作为兰陵金氏附属家族的一份子,免不了时常要去金麟台赴宴,少不得要和金子勋撞上。

         一个心胸狭窄斤斤计较,一个自高自大蛮横骄傲,这两人要是有过什么不快,苏涉记恨上了金子勋,半点也不奇怪。

         金子勋欲要揪出苏涉一顿打,江澄道:“那么,子勋公子,魏无羡这件事……你又怎么解释!”

         “这个……这个……意外……意外……”

         江澄拿出紫电就是一顿抽,抽得金子勋皮开肉绽,脸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江澄道:“那么魏无羡……我带回江家吧……”

         江厌离过了许久,缓缓地睁开了眼。

         “阿姐……你没事吧……”江澄道。

         金子轩也凑过去。

         “阿澄,我……梦到了阿羡……在喝汤,然后对我说‘师姐,我走了,再也喝不到你的汤了……’”江厌离说着说着,很快便泣不成声了。

         蓝忘机悄悄地握紧了拳头。

         接下来,是许久的沉默。

         毕竟,那个人,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


         “琤琤——”白皙的指节与琴弦相碰。

         弦嗡鸣不止,传出清清冷冷的声,令人为之而哀。

         一白衣男子,跪坐在地上,衣衫不整,发丝凌乱,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众人口中的那个雅正端方风光霁月的含光君。蓝忘机一遍又一遍抚琴,问灵,似疯了魔一般,不肯停下一分。泠泠琴音听上去,似啼血的子规,弥漫着无处言说的凄凉和哀伤。

         “尚在否?”

         “在何方?”

         “可归乎?”

         他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弹奏着,希望自己要找的人,能够回来。

         可,他想找的,却一直没有来。

         穷奇道很空旷,什么都没有,看不出之前有过一场悲剧发生在这里。哪怕是一片衣角,一根发带……什么也没有了,也不会有了。

         蓝忘机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抓住他的手,告诉他,自己想带他回姑苏并不是因为他是邪魔外道而处置他,而是为了把他带回去,藏起来,找到修复他灵力的方法,因为他,担心他。鬼道损身,损心性,他不想看着他的心上人那样……

         可,没意义了。

         话,还未来得及说出,人,却不在了。

         “魏婴……”蓝忘机无力地喊着他的名字,仿佛这样,那个人还依旧在那个人的身边。

         …………

         穷奇道附近,一群修士坐在一棵大树下围在一起,高谈阔论着。

         “喂,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弹琴……”

         “一定是你幻听了吧。”

         “应该是吧。”

         “不过,话说夷陵老祖死了,是真的吗?”

         “不管是真还是假,我先说一句:好!”

         “这个啊……当然是真的,我亲眼所见,魏无羡真的死了!”

         “死的好!”

         “我早就看那个邪魔外道不顺眼了!”

         “就是!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啊!”

         “不就是鬼道嘛谁稀罕!”

         “活该被自己的狗咬死!”

         一时间,穷奇道处,笑骂声不断。

         “不过,听说江小宗主,把魏无羡的尸体带回了莲花坞?”

         “不知道。”

         “这两人不是冤家对头吗?而且再怎么说魏无羡也叛出云梦江氏了。江小宗主为什么要?”

         “说不准是江小宗主想回去把魏无羡……”说完那名修士把手放在脖颈处,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好!”一群修士拍手叫好。

         谁也不知道,此时一个黑影正默默注视着他们,轻笑了一声,后随着风消散了。

         …………

         蓝忘机踉踉跄跄一步一步回到了云深不知处,整个人似丢了魂魄一般。

         蓝曦臣见状,关切地道:“忘机,你……”

         “兄长,我把他丢了……”

         “忘机,你要……”

         “找不回来了……”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憔悴的面容,心里一阵泛疼。自母亲去世后,自家弟弟很少露出这种表情了。他知道,自己弟弟喜欢魏公子,但,他也知道,这段感情无果。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勉强挂着和煦的如沐春风的微笑,道:“忘机,我知道魏公子……”

         话还未说完,蓝忘机突然紧紧握着蓝曦臣的手。蓝曦臣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他依旧装作镇定:“魏公子的尸身,江宗主已带回云梦去了。忘机,魏公子他真的……”

         一阵静默。

         蓝曦臣最后拍了拍蓝忘机的肩,然后走了,毕竟,云深还有一堆事务等着他去处理。

         蓝忘机停滞在原地。

         是啊,魏无羡之前也是云梦江氏的人,再怎么样,魏无羡的事也和他没有关系。

         他是“旁人”。

         以前姑苏求学时他总和魏婴说他和他不熟,现在……

         就算去了云梦,也没有用了,江晚吟,不会欢迎他的。

         此时,下起了滂沱大雨,雨声很大,但没有人在意着。

-------TBC---------

作者有话说:前面抒情灌水严重(原计划第一章篇幅+剧情现在拖了三章才好,我有罪),以后会修一遍(抒情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下一章答应了 @北园新笋 ,所以下一章绝对保质保量,剧情绝对精彩www

 @何欢  @衔南风  @半折荒唐戏  @顾有非(谢绝转载) 

评论(8)
热度(289)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