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阅歌体〕听歌干什么?愣着啊!(七)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沙雕与正经并存的阅歌体

全文2200+,请注意查收

众人听完之后纷纷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然后闭上了双眼。

瓜子掉了也不在意了。

不过,为什么不是用手捂住双眼呢?

这不废话嘛!一个人只有两只手啊!你先捂眼睛的话哪里有手捂耳朵啊!而且我们也不是哪吒,有六条胳膊!(虽然哪吒有三个头)众人心里吐槽着,不亚于疯狂的弹幕。

“咳咳咳!”小辈们脸红成一片,像小苹果一样(小苹果:???),心想:含光君和魏前辈太……咳咳咳!

江澄……自然不必说了,脸上颜色变幻多端就像一个调色盘一样(?)

金子轩心里想着:魏无羡这家伙怎么改性了?现在和蓝忘机变得怎么这么……我一定是想多了……一定是……

过了一会,金子轩道:“魏无羡你……唔唔唔!”

金子轩想着:是谁捂住了我的嘴?!!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却发现那个人是他媳妇儿。

金子轩有些方张,经过一番内心的思想斗争之后,下定决心,跪了瓜子,表示:媳妇我错了……

江厌离微笑着没有回答。

金子轩望天,觉得自己要完。

江澄笑了一声,对金子轩。

金子轩见是他小舅子,更不敢吱一声了。

小舅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过了许久,忘羡的那闪瞎狗眼的滤镜才给去掉了。众人才缓缓地睁开了眼,放下了手,警惕地望着忘羡,盯了许久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捡起地上的瓜子继续嗑。

他们心想:那两个人终于不秀恩爱了……我们听个歌也这么辛苦……我们太难了……

不过他们刚回头,便看见了正在亲亲我我的忘羡。

收回我们刚刚的话!众人怒摔瓜子。

瓜子: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系统的声音突然出现:“现在开始下一节目,《不羡明月知》。”

众人心想:……系统你来的真是时候……

伴着音乐声,一个清丽的女声唱着:

【清风一顾溪头 微雨满蘋洲

   雪融时 云梦烟泽春波皱

   十方重檐之上 流云去悠悠

   隔江风起涛声旧】

众人看到了湖泊的一角,边上还栽种着碧青的荷,随着微风浮动着。

魏无羡愣了。

那是莲花坞。

但那不是众人所熟知的莲花坞。

那个重建在废墟之上的莲花坞。

而是他所熟知的莲花坞。

是他和他师弟们在的莲花坞。

是江叔叔和虞夫人在的莲花坞。

是他心心念念的只能在梦里见到的莲花坞。

那是他的家啊……

可惜不在了……

他一直听着别人说重建的莲花坞有多好多好。

但是,他觉得,原来的那个温馨的让人感到温暖的莲花坞,更好。

因为,那里有他的家,那里有他的家人。

可惜……

连物是人非都已是奢求……

现在的莲花坞,已经找不到当年莲花坞的影子了……

哪怕,是一把有些老旧木剑,是一副可爱的涂鸦,是那些被刻在柱子上的幼稚真诚的誓言……什么都找不到了……什么也没有了……

甚至,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

【我为少年落拓不识愁

   天地游 载酒换花诩风流

   不羡明月照得丹心与千秋

   自道那 是与非在心头】

众人听着歌,看到了一个少年,丰神俊朗,脸上带着笑容,手中提着一个酒坛,上面封着红纸,坐在一叶舟上。

不过屏幕一瞬间被一大片红色的弹幕挡住了,一堆红色的“羡羡羡羡羡羡羡羡羡羡……(此处省略n字)”“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等把众人给吓了一跳。

挡着我们看了。众人一边嗑龙骨香瓜子一边心里想着。

“稍后处理。”系统道。

很快,弹幕变得透明了些,可以看见后面的图了。

众人心想:这智(制)能(障)系统留着还是有点用的……

众小辈惊呼:魏前辈好帅!

于是乎,魏无羡瞬间俘获了一堆小迷弟的心(?)

【眉梢春风吹入眸

   桃花笑面一如旧

   心似雪原过飞鸿

   浮华尘泥皆不留

   凭栏醉饮杯酒 敢言上星楼

   酩酊一梦几度春秋

   临风对酌吾友 射鸢落北斗

   尘世未觉尽兴一游】

夜空中绽放着绚烂美好的烟火。

魏无羡想到了从前。

他和师弟们,还有师姐,江叔叔,虞夫人一起,看着烟火。

那是他美好的回忆啊……

可惜现在再也不能看了。

不是不能看了,是看的人大多都不在了……

那些美好的时光,就像烟火一样,绚丽,但,短暂。

【一夜风疏雨骤 横笛立舟头

   云深处 泠泠琴音相合奏

   袅袅檀香盈袖 月圆隔世后

   寒光照雪 未染尘垢

   纵负千载罪名难回首

   也痛快 邀君与我比肩走

   不羡明月照得丹心与千秋

   自道那 是与非在心头

   应托东风辞吾友

   紫衣长鞭独行舟

   恩怨难解陌路客

   半池残荷月如钩】

只见画面中仍是那个少年,不过手中却持着笛子,吹奏着旋律。

云梦江氏大弟子魏婴,已经不在了。

活着的,只有夷陵老祖魏无羡。

(喜欢魏无羡却依旧纵负千载罪名难回首,喜欢魏无羡却依旧纵负千载罪名难回首)Xn

(羡羡也曾是惊才艳艳,鲜衣怒马的少年郎)

(你以为他愿意变成令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吗)

…………

弹幕里的话语叩击着众人的心扉。

是啊,他愿意变成这样吗?

江澄内心复杂,欲要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都过去了。

【九瓣莲开彼岸 银铃声未休】

(管他熙熙攘攘的阳关道,我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Xn

…………

【梦里少年无羡无忧】

一会先前的弹幕飞速的消失了,顶替上的,是:

(我希望我梦里的少年永远无羡无忧)Xn

(梦里少年无羡无忧)Xn

…………

魏无羡觉得眼睛里好像进了沙子,特别难受,一阵发酸,可心里却又很温暖。

【归时长路尽头 幸有故人候

   偿以余生一眼回眸】

(幸有故人候)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

魏无羡回过头看了蓝忘机,眼中闪着泪光。

蓝忘机从袖子中取出一块方方正正的白手帕,贴心地为魏无羡擦去眼角的水珠,道:“魏婴,你……哭了……”

魏无羡笑着,道:“……我……我怎么会……会哭呢……”可,嘴上是这么说着的,泪却流了满面。

“蓝湛,有你,真好……”

【九瓣莲开彼岸 银铃声未休

   梦里少年无羡无忧

  归时长路尽头 幸有故人候

  偿以余生一眼回眸】

蓝忘机突然想起魏无羡之前对他说的话:

“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走?想好了,出了这个门你的名声就要毁了。”

其实,这个问题,很早之前就有答案了,不是吗?

早在姑苏求学,那个屋檐上,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切就已经冥冥之中被安排好了。

早就想好了……蓝忘机望着身边的魏无羡,心里想着,

魏婴,愿你无羡无忧。

 @何欢  @半折荒唐戏    @顾有非(谢绝转载) 

评论(8)
热度(356)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