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伪历史〕历史,孰是孰非?(二十五)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终于更新了……3500+,请接好

【     “江澄和蓝忘机终于在一处偏僻山城的驿站附近,捕捉到了温逐流的踪迹。由于两人忌惮温逐流的“化丹手”之技,不从门入,而是翻上屋顶。盯着瓦缝,往下望去。”

        “梁上……君子?”

        “哈?”

        “含光君和三毒圣手?梁上君子?”

        “梁上君子……小偷?哪里……”

        “好像也没有毛病……梁上的君子……”

        “听上去好像是没有毛病……字面上好像真的符合但是实际意思……”

         “完了我要被你们绕进去了……”

         “咳咳。”教室里顿时安静了许多。

         “他们发现温晁的声音又尖又细,完全不像是温晁。温晁的头也变成了一颗缠满了绷带的光头 脸上遍布着不均匀的烧伤和疤痕。一双手掌,是光秃秃的,一根手指都没有。两条腿缠满了绷带,里面还挂着鲜红血丝和肉丝的森森白骨。他腿上的肉,竟然都被生生剐了下来。而且……这些肉,都被他自己吃了下去。由于场面比较血腥,少儿不宜,就不给你们看了。”魏忆笑着着,道。】

        众人觉得头皮发麻,仿佛被那样的人不是温晁,而是自己。

        “就算温狗再怎么可恶……也不至于……这样……吧……”一名修士惴惴不安,生怕魏无羡来找他。

         “就……就是啊……魏……魏魏无羡这做的有点过火了……”

         “你们知道什么!”江澄黑着一张脸看着他们。

        众人不敢出声了。

【    “不过,仙门百家还真的不知道呢……他们觉得魏无羡残忍,做的过火……事实上可能真的有点过火了,不过经历了那样的痛……”魏忆接下来不作声了。

         过了好一会儿,魏忆道:“不过……如果经历这一切的是蓝忘机,我想他可能不会这么做……”

         “这个……确实有可能……”

         “应该吧……”

         “我们继续,之后蓝忘机江澄看到了魏无羡,可是,除了那张脸,却没有一点像原来的那个魏无羡。”

         “夷陵老祖……”

         “修完鬼道后……能和原来……”

         “还是从乱葬岗出来的……”

         “嘶——”一名学生倒抽着凉气。

         “有一些可能会引起不适我就不讲了。温逐流依旧挡在温晁身前。当时有一段话吧……魏无羡对温逐流说的。我说一下。‘笑话!凭什么你的知遇之恩,要别人来付出代价!’”

         “就是!为什么要别人来付出代价!”

         “果然,温狗就是……”

         “还真是一条好狗……”

         “温逐流之后死了,是被江澄解决的,所以说魏无羡也看到江澄蓝忘机了。三个人,竟没有一个人先开口。后来还是江澄把随便扔给了魏无羡。魏无羡道:‘谢谢。’”

        “魏无羡当时的心情,或许可以理解,没有金丹,也再也使不出那惊鸿一剑了……”

         “不过……没有金丹好像也可以用剑吧……”

         “魏无羡当时不佩剑是……”

         “因为他就算带了也没用。因为如果魏无羡佩剑去参加那些宴会和夜猎,不免有人要以各种理由要和他比剑切磋,而他没了金丹,灵力不支,一拔出剑,根本支撑不了多久……”魏忆道,神情充满了哀伤。

        “江澄没有注意道,和魏无羡聊了起来,魏无羡说一群温狗当时也在挖地三尺地找他,在那儿守着把他抓了个正着,扔一个鬼地方去折腾了。”

        “鬼地方……这个……确定不是炼狱?!!”

        “在乱葬岗这么艰难的三个月……一个‘鬼地方’就说完了?”

        “魏无羡果然……算我之前眼瞎!”

        ……】

        江厌离眼眶有些泛红……

        “阿羡你真傻……”

        “师姐我……”

        “大师兄……呜呜呜……”只见六师弟抱着他哭。

        其余师弟们也已泣不成声。

        魏无羡道:“我都没有哭呢……”

        “好一个鬼地方……魏无羡!你以后……不要一个人英雄病自己扛了……还有我呢……”江澄道。

         “还有我!”

         “我也!”

         “不要把我忘了!”

         六师弟等人叫着。

         魏无羡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江澄一直盯着魏无羡。

         “不过……”

         “魏无羡你卖什么关子?”江澄道。

         “没有想到……师妹你这么关心我啊……”魏无羡笑着道。

         “你给我滚开!还有,谁是师妹!魏无羡你给我滚!”

         “师妹你不要这么绝情嘛~”

         “魏无羡你就少恶心我了!你刚刚不是在蓝二那边吗?怎么了?不过去理你的蓝二?”

          “哦,对!谢谢师妹提醒。”

          “魏无羡你……”

          江澄还欲要说什么时,魏无羡已经没有影儿了。

          众师弟们捂住了嘴,肩膀一直抖个不停。

          “笑什么笑?”江澄黑着脸,道。

         众师弟们笑着跑开了。

         江厌离笑着看着他们。

【     “魏无羡还说他在某处发现了一个神秘洞穴,里面有神秘高人留下来的神秘典籍,然后就变成这样出来大杀四方了。”

         “说实话,我觉得你们应该不会相信。事实上,江澄也是不相信的。之后蓝忘机对魏无羡说了一些,比如问魏无羡他是怎么操纵这些阴煞之物的,还有……让他跟他回姑苏。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为什么?”

        “含光君是想把魏无羡带回去处置吗?”

        “不知道……可能……因为魏无羡修了鬼道……不过他们也曾经是同窗……含光君这样会不会有点……”

        “而且也只能修鬼道了呀……又不能凭空变出来一颗金丹……”

        “我觉得蓝忘机只是想把魏无羡带到姑苏去找到不修鬼道的方法……”一名同学道。

        “其实蓝忘机让魏无羡跟他回姑苏就像老婆问老公私房钱藏哪里了一样……”魏忆道,“魏无羡以为蓝忘机抓他到姑苏是去问罪处置的,所以自然就吵了起来……”

        “原来如此。”

        “死亡问题。”

        “啊……”  】

     “魏婴,我……”蓝忘机带着歉意,道。

        “没事没事,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应该恶意推测你的想法的……”

【     “问这个事情,就相当于告诉魏无羡他没有金丹了……而且正值射日之争,还需帮手,况且当时魏无羡怎么会花时间在一颗完全不能修复的金丹上?他如果对人说他没有金丹,那么……他肯定不能去战场,还要被江澄江厌离照顾,魏无羡自然是不愿意的。他不愿意这样……所以当时无果。魏无羡不会和蓝忘机回姑苏的……一个人默默地承担着一切,瞒过了很多人。”】

        “阿羡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师姐,我知道了……”

        蓝忘机紧紧地盯着魏无羡,神色有些复杂。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心想:忘机有些忧虑,是因为魏公子吗?

【    “两个人最终不欢而散。蓝忘机不善言辞,没有及时解释清楚……关心则乱啊……” 魏忆感慨道。

         “所以,我从他们两个人身上嗅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蓝忘机太关心魏无羡了……不像含光君以往的作风啊……”

        “……还真是……”

        “水火不容……我?这个叫水火不容的话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水火不容?”

        “魏无羡和江澄都已湮灭在复仇的滔天快感之中。”

        “这是温狗自找的……”

       “不见得是。”

        “江枫眠和虞紫鸢吵的时候,为什么魏无羡江澄江厌离没有劝,你们知道吗?”

         一阵无言。

         魏忆接着道:“因为他们在忍。魏无羡觉得自己是家仆没有资格劝他们,而江澄江厌离也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江澄性格的复杂是由于家庭因素造成的,江厌离和魏无羡……我觉得他们被培养成了有些逃避型的性子。

        “因,其实一开始就种下了。这种忍,其实很多人都有,从前也有,现在也有。

        “恶果不一定是恶因造成的,但是一个恶果便是新的恶因的开始。”

        过了许久,魏忆吐出一口气,道:“今天作业是……”

        “怎么还有作业?”

       “老师你不能这样……”

        “不能这么绝情的……”

        魏忆冷冷地瞥了几眼,等到讲台下没有声音之后继续道:“请分析陈情的涵义。好了,下课。”】 

作者有话说:这个题目可以这么分析,陈情的意思是什么,谁在陈情,向谁陈情,陈什么情

评论区大家多多评论,我更喜欢的是有质量的评论……
  @何欢  @顾有非(谢绝转载)  @半折荒唐戏

评论(26)
热度(589)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