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阅歌体〕听歌干什么?愣着啊!(三)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本章高能!神秘嘉宾登场~竟然没有人猜emmm(非常尴尬 ̄□ ̄||)

      魏无羡听了,整个人愣了一下,小声道:“师……师姐?”

      金凌听了愣了一下:“娘?”

      蓝忘机一脸担忧地看着魏无羡。

      “要是师姐在这里的话,她一定很高兴的。”魏无羡道。

      “可惜阿姐不在了……”江澄道。

      “对不起。”魏无羡声音有些沙哑。

      “不必了。”江澄道,说完后抹了抹脸。

      “师妹你哭了。”

      “才没有呢!只是……只是沙子进眼睛里了……”

      只见画面中是一个女子,身上穿着华美精致的婚服,让人感到惊艳。

      “这是……”金凌道。

      “阿凌,这……是你娘……”江澄道。

      “……娘……”

     众人也十分惊讶。

     这就是平淡无奇江厌离?

     众人想拍死当初说江厌离平淡无奇的自己。

【江厌离:“阿羡,我……马上要成亲啦。过来给你看看…

    …不过,只有我一个人,看不到新郎啦。”】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

(师姐好美)

……

      魏无羡听了,抹了抹脸,勉勉强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谁想看新郎啊……”

      江澄听了,也别过脸去。

【(行宴)

   拟衔幼雨泊香萏,小洲颦莲晚

   稚桨叩闲峦,长漪渡梦山

   拢夜提灯,邻野数萤淡,来时逢花酣

   薄星拥一婵,去也斑斓】

(师姐太美了)

(抱紧前面)

(抱紧前面两个)

(同)

……

      画面一转,只见江厌离一身紫衣,指间环绕着一只蝴蝶,嘴边带着一抹浅笑,看上去温柔大方,十分美丽。

      “师姐……”

【(易酒)

   迟两步隔湖迎岸,花摇浑不观

   扶簪正鬓仍觉眉眼未够弯

   摧得那双颊羞而发怯,步步皆婉转

   偏寄情无处,谁愿生也平凡】

      是啊,谁愿生也平凡……众人感慨万千。

      “娘……”金凌道。

【(易酒)

   情窦开,不可说,伤春宿雨镜乍破

   容易别,无情客,此阕送去添秋色

   荷争红,水拟波,江深独一舸

   非情薄,花落两方各因果

    (行宴)

   诗相酿,酒相佐,佳宵期赏几吟哦

   且撷与,明秀地,折裁鸢纸束春风

   烫风雪,归帖箔,欢喜迟消琢

   待案举,人间齐眉歌】

(轩离轩离)

(轩离大旗举起来)

……

       突然,画面转换。

       雨中,金子轩笑着为江厌离撑着伞。

       江厌离也对金子轩笑着。

       魏无羡握紧了拳,过了一阵,松开了,道:“真是……便宜金孔雀了……”

       “爹……娘……”

【(行宴)

    明渠尽揽天不夜,结发入鬓雪

    斟良辰,意同盏,合馀年皆安

   (易酒)

    低眉燃烛未曾生轻慢,寸寸褪凤冠 

    情之字书罢,甘将余生共撰】

       只见,江厌离和金子轩穿着婚服,互相微笑着。

       接下来,一片鲜血,刺红了魏无羡的眼。

【(念白:

    金子轩(缓缓合眼):厌离)】

        魏无羡浑身颤抖着,突然跪在了地上。

        蓝忘机道:“魏婴!”

        “蓝……蓝湛……都是我……是我……是我毁了师姐的幸福……”

        “魏婴,你没有错。”

【(易酒)

   斜钗落,不归客,青石掷湖暗生波

   临喜帖,飞尘血,争与朱砂各殷色

   惊过雁,止啼莺,思而难不歌

   当厌离,死生两方各因果

    (行宴)

   凭旧赋,嘲痴者,潇潇不语几听得

   蘸数夜,絮雪起,饰笔华年好余生

   何夜曾,遣风徊,拥月频敲梦

   何梦曾,拓约独寄我

    (念白)

   江厌离:“……阿羡。你之前……怎么跑的那么快…

    …我都没来得及看你一眼,和你说一句话……”

   江厌离:“我……是来跟你说……”

   “阿羡,你……你先停下吧。别再,别再……”】

(心疼师姐)

(心疼羡羡QAQ)

(不是他们的错)

(都怪金种马)

(嘤嘤嘤(╥╯^╰╥))

……

        “都是……都是我的错……”魏无羡道。

        “不是你的错。”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阿……阿姐!”江澄道。

       金凌愣了一下,舅舅叫那个人阿姐,那么她就是自己的……

       金凌一直听舅舅和大舅说,他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娘亲,做的莲藕排骨汤特别美味,还有一个讨人厌的活脱脱像一只孔雀的父亲。

       众人看着金凌,一阵感慨。

        只见一名女子身着紫衣正款款走来。

        “江姑娘。”蓝忘机行了一个礼。

        “蓝二公子不必如此。”江厌离笑着道,“蓝二公子,我都知道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阿羡啊……”

        “自然。”

        “师……师姐……”魏无羡抬起头,眼眶里泛着水光。

         “阿羡,师姐从来没有怪你。”

         “可是,是我……”

         “羡羡几岁了?”

         “三……三岁了……”魏无羡抹了抹脸上的泪,道。

         江厌离朝着金凌走来。

         “是阿凌吧……长得和子轩真像。”

         “娘……”

【(行宴)

   若江海,需壮阔,啸剑添戈汇高声

   瞬疾间,窃花好,常夜短簇千窗火

   无闻诗,无相酒,无客往来歌

   忽醒彻,谈晏谁与赴山河

    (易酒)

   若群山,需峥嵘,不与天争岁暮多

   撷叶莲,晴雪坞,摘云万里同君濯

   道早别,道枉寻,道久忘归者

   当厌离,与天地共托

   江厌离:你好啊,我叫江厌离。】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

(轩离轩离)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

(这个歌太好听了!我要打call!)

          魏无羡眼眶一热。

          “阿羡,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魏无羡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呢?师姐就从来没有怪过他,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

          众人感慨着。

          “师姐,我要喝莲藕排骨汤。”

          “我……我也要!”

          江厌离对金凌道:“如兰也有份。”

          “嗯。”金凌点了点头。

          “阿姐,我也要。”江澄道。

小剧场:金(孔雀?真香?)子轩:我也要喝阿离的汤!!!

作者有话说:金孔雀什么时候出来……emmm看我心情,不过师姐都出来了,金孔雀还会晚吗?

 @何欢  @半折荒唐戏   @顾有非(谢绝转载) 

评论(10)
热度(367)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