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忘羡08.15年少24h/彩蛋】月出小桥会知音后记

一开始是因为 寓花酱才参加的活动,其实我那时候觉得参加活动挺好玩的

然后知道活动写校园向……

老天就天赐一刀给我吧!!!

我有三版稿子,一直纠结了很久

校园向到底怎么写,因为我在这方面其实没有什么脑洞

第一版稿子的脑洞来源是想到如果汪叽拉开抽屉,然后飞出一堆粉红色的情书,会是什么反应?

第一版稿子:

ラブ?レター

放学后,蓝忘机发现课桌里被塞满了一张张信封,粉红色的信封,课桌里面一片粉红色的云霞。蓝忘机小心拿出一封信。信上面点缀着一颗艳红色的爱心,里面装着粉红色的信笺,上面写着“あなたが好きです。(我喜欢你。)”。

蓝忘机又慢慢抽出一封信,打开一看,这次粉红色信笺上写的内容略有不同,写的“初めてあなたを見たので、あなたが好きになりました。(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蓝忘机将信纸捏着手里,捏得皱成一团,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耳垂悄悄地漫上了粉红。他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蓝忘机拆开信封,发现上面写的都是“あなたが好きで長くなりました。(我喜欢你很久了。)”“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我爱你。)”“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普通の好きではなくて、特に好きです。(我喜欢你,不是一般的喜欢,是特别特别的喜欢。)”“あなたが好きです,あなたが好きです,あなたが好きです……(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之类的。课桌里面的信封都是……    

蓝忘机犹豫了片刻,把信封装进一个箱子里。   

可能是信封太多,也可能是箱子太小,信封都快塞不进去了,有一些都从箱子里面漏了出来。蓝忘机见状,只得用胶带把箱子封好。    

蓝忘机思忖了片刻,决定把箱子搬出去。    

一个稚嫩活泼的声音传出。

   “蓝湛!你在搬什么东西啊?要不要我来帮忙?”

蓝忘机望去,只见魏无羡远远地在一旁对他招手,脸上尽是明媚灿烂的笑,透着一股青春的活力。    

阳光灿烂,却没有面前人的笑容灿烂。   

“不必。”蓝忘机道。   、

“蓝湛,这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啊?”魏无羡跑上前去,凑上来盯着箱子看,东看看西看看也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蓝忘机默不作声。    

魏无羡突然叫了一声:“蓝湛。”并用手指着箱子的一处地方。    

蓝忘机顺着魏无羡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箱子的细缝处漏出了粉红色的一角。    

蓝忘机的耳垂变成了两片绯红。    

魏无羡好奇地把那一角抽出,然后映入眼帘是一封粉红色的信件,上面点缀着一颗鲜红色的心。打开来看,是粉红色的信笺,和信封是一个颜色的,上面写着“付き合いましょう。(我们交往吧。)”。    

魏无羡看了好一会,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   

“哈哈哈哈哈……蓝湛,不会吧哈哈哈……里面都是这种?情书?嗯?哈哈哈哈哈……”魏无羡笑着,笑声如银铃般清脆动听,让一旁的人听了春心萌动。   

“蓝湛,你不会真的要把这些东西搬回去吧哈哈……”魏无羡拍了一下蓝忘机的肩膀,止不住地笑着。   

“蓝湛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哈哈……蓝湛,有女生喜欢,你就珍惜这个机会吧哈哈哈哈哈……”   

“魏婴……”   

“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不过,竟然会有人给蓝会长写……情书?”魏无羡笑着,仿佛这个写情书的人对他没有一点儿关系。   

“……”蓝忘机耳朵红成一片。   

 蓝忘机和魏无羡走在小径中,映入眼中的是浓密的绿。绿色的草地上是星星点点的白,走近看去,是一朵朵白色的雏菊,洁白娇嫩的花瓣,鹅黄的蕊儿,看上去十分美丽。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透着生机和活力。时间仿佛静止了,周围静谧而安详。    

到了分叉口,魏无羡对蓝忘机挥了挥手,道:“蓝湛!明天早上见!”接着走上了一条路,与蓝忘机走的路不同。   

“嗯。”蓝忘机小声地道。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渐渐远去的身影,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甜却又泛着苦涩。    

蓝忘机看着手中的箱子,走了。    

第二天早上,蓝忘机走到分叉口时,果不其然看见了那个充满活力的阳光活泼的身影正在向他挥手。   

“蓝湛,早上好!”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传来。   

“早。”蓝忘机道。    

然后两个人走在一起,也没有说什么话,度过了一个非常安静美好的早晨。        

忙碌的一天过后,蓝忘机看到自己的课桌里面又是一片粉霞。抽出一个看,果不其然,又是粉红色的信封,缀着一颗红色的爱心,里面是粉红色的信纸,写着“あなたが好きです。一緒にいよう。(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蓝忘机又抽出一些,上面写着“約束してくれませんか?(答应我好不好?)”“ずっと前からあなたが好きでした。(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昨日書いたのを見ましたか?(我昨天写的你有没有看到?)”“私は……あなたの恋人になりたいです。いいですか?(我……想做你的情人。可以吗?)”……    

蓝忘机闭上了双眼。手中的信纸被捏得发皱,似被揉烂的花朵。   

“蓝湛,你在干什么?”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蓝忘机耳畔响着。    

蓝忘机猝然睁开双眼,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魏无羡,眼里尽是惊讶。   

“嗨,蓝湛……你怎么了?是不是害羞了哈哈哈……”

窗外,花枝乱颤。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那么这么多……情书,蓝公子打算怎么处理呢?”魏无羡笑道。

蓝忘机看着课桌里的粉云,沉默了许久。   

“蓝湛,再见!”魏无羡对蓝忘机道,书包看上去鼓鼓囊囊的。   

“……嗯。”蓝忘机道。他一直看着,看着魏无羡渐渐远去的身影,哪怕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很久了,但他还是迟迟不肯离去。    

这种感觉,到底算什么呢?熟悉又陌生的。蓝忘机想着。 雏菊吐露着芬芳馥郁的香,开在绿色的草坪上。洁白柔嫩的瓣,鹅黄娇艳的蕊,显着青涩。  

蓝忘机看着渐黑的幕布,只得匆匆回去了。

早晨漫着薄雾,空中一颗颗小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像一颗颗小钻石一样,发出耀眼璀璨的光芒。

呼吸的是清新的空气,混着新鲜的泥土和青草的芬芳。周围的一切就像是被水洗过一样干净,翠绿的草、嫩黄的芽、洁白的花,透着生命的颜色。

蓝忘机手里拿着一朵花。

一朵沾着早晨清新的露的雏菊。

洁白娇嫩的花瓣,金黄柔软的花蕊,碧绿修长的茎干。

“蓝湛!”只见魏无羡远远地向他招手。

两个人走在路上,身上被镀上了一层金粉,看上去特别美好。

晨间的阳光很温暖,就像一个个小精灵,给人带来了温暖和光明,还有很多美好。

不知怎么的,蓝忘机眼前浮现出魏无羡灿烂明朗的笑。

不知不觉,时间从指间悄悄地漏了去,转眼已是黄昏。

蓝忘机看着课桌里的粉云,颇感无奈。

“見ましたか?(你看见了吗?)”“いったい私の質問に答えますか?(你到底答不答应我?)”“あなたが好きで長くなりました。(我喜欢你很久了。)”“私たちは…恋をしましょう。(我们……谈恋爱吧。)”“いいですか?(行不行?)”“私は大きな決心をしてあなたに書いたのです。(我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写给你的。)”“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我爱你。)”……

蓝忘机看着恶作剧般突然出现的情书,总觉得这种恶作剧的风格很像那个人,但是又觉得不像是那个人。

那个人……应该不会喜欢自己的。

蓝忘机这样想着。

微风轻拂,教室门外,一个黑影静静地立着。

“蓝湛。我们走吧。”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眼里似乎发着光。

“嗯。”蓝忘机道,手中的信笺被捏得不成样子。

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身上,两个人一起慢慢地走着。

夕阳把人的影子拉的格外长。

路边的草地上开着几朵白色的小花,像是零星的一点点缀。

蝴蝶在雏菊上面停留着,白色的翅膀微微扇动着。花朵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灿烂。

一生一代一双人,半醒半醉半浮生。

蓦地,蓝忘机想到了这句话。

他愿与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蓝湛,你怎么了?”魏无羡停下来问。

“无事。”蓝忘机看着他的阳光,道。

然后,卡文了,不知道怎么写了

然后我就崩溃了

然后离交稿日期还有四五天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我就弃了啊啊啊啊啊

接下来我写第二版了,是因为我想到月光下汪叽弹琴的样子。

第二版稿子:

年少时的欢喜

窗外,鸟语花香,绿意浓浓,夏日悠长。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魏无羡无聊地趴在课桌上,大声地念着,眼睛却一直瞄着身旁的蓝忘机。蓝忘机正低头看书,新鲜的阳光映得他脸庞越发美如冠玉,冷淡的神情和浅色的眸子也被镀上一层暖色,俊雅得不似真人。一时之间,魏无羡竟晃了神,迷了眼,不由自主往那边靠过去。

直到魏无羡闻到蓝忘机身上那阵清清冷冷的檀香时,才回过神来,对蓝忘机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大声念诗。

魏无羡瞥了一眼蓝忘机。

蓝忘机神色淡然地用修长白皙的手指翻过一页书。

魏无羡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觉得面颊微微发烫,不由得拿书挡住了脸,生怕给身旁的人看见了。

突然,魏无羡觉得有人拍了他一下,然后看见自己手边的纸团。他猛地一抬头,接而看到后面被吓得不轻的聂怀桑,心中了然。

打开纸团,果不其然,上面写着“魏兄,模拟卷15的第20题怎么做?”

魏无羡轻敲了一下聂怀桑的课桌。

聂怀桑慌慌忙忙地抬起了头,眼底放光。

魏无羡把纸条揉成一团扔给他。

聂怀桑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接住了,满心欢喜地摊平字条,然后定住了。他揉了揉眼睛,把纸条横看竖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

聂怀桑脸上的笑容裂开了。

魏无羡瞥了一眼,刚好看到纸条上面的内容,纸条上面一片雪白,没有一点黑色。然后趴在课桌上憋笑着,肩膀耸动着。

窗外鸟婉转地叫着,叫声愈发清脆。

蓝忘机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只觉得有人好像正盯着自己,转过头一看。

蓝忘机俊雅的面容轮廓和眼睫上还沾着一点透明的水珠,神情看似冰冷,目光却炙热得烫人。

“蓝湛,哈哈哈,你看着我干什么?我有这么好看吗?”魏无羡笑着回答着,眼睛却瞥向另一边。

蓝忘机看着聂怀桑。

聂怀桑被盯得发怵,心想:干嘛看我?我又没有抢你老婆!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蓝忘机转过头去,神色淡然地继续看书。

魏无羡才舒了一口气,心想:蓝湛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

想着想着,嘴角勉勉强强弯起了一个弧度。

蓝忘机神色淡然地继续看书。

魏无羡才舒了一口气,心想:蓝湛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

想着想着,嘴角勉勉强强弯起了一个弧度。

窗外,洁白的雏菊吐露着芬芳。

琴房里,少年修长白皙的手灵活地在黑白琴键上飞舞着,指缝间源源不断地流出美妙的音乐,让人不禁伫立在一旁侧耳倾听着。

魏无羡坐在一边,伴着音色优美的琴声和婉转动人的鸟鸣,眼皮似乎像是挂着铅一般沉重,渐渐地阖上了眼睛。

魏无羡矇矇眬眬地醒了,鸟鸣声不绝于耳,鼻尖萦绕着淡雅的花香和冷清的檀香。

魏无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蓝湛,你怎么把外套给我了?”

“当心着凉。”蓝忘机道。

“蓝湛,你不弹了?”魏无羡道。

“休息片刻。”蓝忘机坐在魏无羡身旁,道。

“嗯……蓝湛,你肩膀借我靠一会儿呗~”魏无羡软软乎乎地依偎在蓝忘机怀里,道。声音仿佛能嫩得捏出水来。

蓝忘机目光温和地看着身旁已经陷入甜美梦乡的人,耳朵不知不觉地染上了一点粉。

安静得只剩下莺莺的鸟鸣。

语文课上,蓝启仁在讲台上吐沫横飞滔滔不绝地讲课,

然后卡文了,就是这样。

卡文真的很奇妙

但是那时候离交稿日期还有2天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可不想给劳斯们丢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在9号我码完了现在这篇活动文,一个晚上码完的嘤嘤嘤写的太差劲了。

为什么想到写这个

是因为我弟嚷着要吃橘子

然后我就想写忘羡出去买橘子吃的小甜文

但是后来歪了,就成了现在这样

不过还是很高兴能够参加这个活动,真的

能够让我认识一些神仙劳斯我很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文之前特别激动,但是也特别卑微,那时候还有网课要补(几十课三天补完我疯了绝对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作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了

哭了好多次o(╥﹏╥)o

发出去了之后

觉得自己写的好垃圾啊,让大家看这种文我很卑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是垃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之前电脑还出问题了,所幸没有影响,不然我去哪里哭o(╥﹏╥)o

总之我还是觉得参加这次活动我很荣幸

感谢 寓花酱,寓花酱全场最辛苦了,给寓花酱端茶送水,寓花酱,你是最棒的!!!

其实如果我不卡文的话……我觉得我会写的更好的嘤嘤嘤

评论(14)
热度(82)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