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伪历史〕历史,孰是孰非?(二十三)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本章5000+更新,注意查收。

【  “这节课我们涉及内容比较多,所以我调了一节课过来。”魏忆道。

“魏无羡没有听清这支曲子叫什么名字。然后因为高烧昏了过去,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莲花坞。这里我要补充一下,从暮溪山到云梦,最多需要五天,江澄回到云梦之后,又去了暮溪山,领着人漫山遍野地找那棵树,挖开被温晁他们堵死的那个地洞,中途可能还要躲避温家人的追杀。

“然后魏无羡被救出来之后,江枫眠夫妇大吵一架,江枫眠当时出去了。不过具体原因是什么我就不是特别清楚。依据我的猜测,可能是因为魏无羡蓝忘机合力斩杀屠戮玄武。”

“老师,为什么?”

“我不懂。这个有什么好吵的?”

“这一对在一起的时间算久的了,但是感觉他们……”

“说不出来。”

“这个只是我的猜测。历史有的地方不仅仅要靠文字史料,有时候还要靠自己的思维去想想造成这样的原因是什么还有对人物事件的各种评价。我猜测是这样是因为我觉得当时江枫眠因为这件事会夸奖魏无羡,然后江澄就说魏无羡什么,然后江枫眠就说了江澄,然后虞紫鸢就过来和江枫眠吵了。我只是猜测,到底为什么这样……我除了这种也没有什么可以更好解释的了。至于江澄当时说了什么,我猜可能和江家家训有关。”

“江家家训?”

“明知不可而为之?”

“这个……有什么关系啊?”

“只是把历史当作一门功课,一个任务,当然不会知道有什么关系。”魏忆道。

“这个啊……你们不知道吗?江家先祖江迟是游侠出生,在江家被灭门之前的云梦江氏是有侠义风骨的,然而江晚吟担任宗主后……我并不是要贬低江澄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江枫眠说江澄可能是因为江澄没有江家风骨,不理解江家家训。”方鲤道。

“这个……好像有点道理。”

“或许就是这个吧。江澄担任宗主后,云梦江氏确实和其他家族没有多大区别了。”

“侠义精神……”】

“江澄,你知道自己有哪里不妥吗?”江枫眠道。

江澄低下头:“知道。”

【  “我也是这么想的。”魏忆道,“魏无羡之后对江澄说了一句话‘将来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这句话江澄记了一辈子。”

“老师可是他们最后……”

“是的,没有。但是那又怎样?都回不去了。”魏忆无奈地笑了笑。】

众人看不懂魏忆了,或者说本来就没有看懂过。

【  “而且当时姑苏蓝氏家长青蘅君已去世。过一段时间,王灵娇找上来了。她派人抓走云梦江氏的六师弟,借口说他包藏祸心。”

“这个……真无耻。”

“恶心。”

“她才是包藏祸心吧。”

“这个爬床的使女,真以为自己攀上枝头就能当凤凰了吧!”

“作践下流卑鄙无耻……”

“因为射下的那个独眼怪风筝。”魏忆冷冷地道。

“风筝?”

“一个风筝怎么了?”

“那个风筝是金色的,圆形的。王灵娇说像太阳,射这样一只风筝,其实是在借机暗喻‘射日’,这是对岐山温氏的大不敬,这还不是包藏祸心?”

“草!这也算理由?”

“无语了。”

“果然是败类。”

“竟然是这种理由?凭什么?”

“不需要什么理由。岐山温氏只是找一个借口除掉江家而已,需要什么理由,找这种借口是因为让自己灭江家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顺便借此震慑仙门,让那些反抗的人不敢反抗岐山温氏。”魏忆慢悠悠地道,“我和你们说过了吧,江家灭门的原因,不是魏无羡,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这个悲剧是必然的。因为当时的人安于现状,畏畏缩缩,不敢反抗,他们忍着,然后……导致了这个悲剧。”

“王灵娇要求虞夫人给魏无羡教训,虞夫人用紫电抽了魏无羡。我和你们说过了,虞夫人没有打得特别狠。但是王灵娇仍不满足,要砍魏无羡的一只手。根本是在借温晁撑腰,报复魏无羡当日在暮溪山地洞一掌击她之仇。还说莲花坞就是温家在云梦的监察寮了。”

“这是……公报私仇?”

“我快要吐了。怎么这么恶心的。”

“监察寮?温狗胆大包天啊!”

“想死就快点说,拐弯抹角干什么?”】

众人觉得自己快不好了。

这个王灵娇真特么恶心的……

云梦江氏众人红了眼眶。

那是他们的家啊……

【  “虞夫人甩手给她一个耳光,说:‘贱婢敢尔!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冲进我的家门里,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的人?什么东西,也敢这样撒野!……在我面前提尊卑?我就教教你何为尊卑!我为尊,你为卑!’”

“虞夫人霸气!”

“一个字,爽!”

“终于打了这个贱女表子!”

“果然是女中豪杰。”方鲤道。】

众人感慨着,虞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

【  “虞夫人接着和温逐流交手。温逐流,原名赵逐流。因为温若寒赏识提拔他,所以他为了报恩留在那边。我要说一下,温逐流是条好狗,可惜跟错了人。王灵娇当时发了信号弹,岐山温氏的人是有备而来,这场战争不可避免。虞夫人当时让紫电向江澄认主,把魏无羡江澄送到船上,让魏无羡好好护着江澄,自己却留在了莲花坞。”

“虞夫人呜呜呜……”

“江澄真可怜……”

“反正都过去了……”魏忆道,“然后我也说过了,江枫眠用手去碰了碰紫电,紫电化为一枚指环,套上了他的一只手指。紫电是虞紫鸢的一品灵器,以虞紫鸢的意愿为第一指令。紫电可以认多位主,但是是有次序的。虞夫人为无可争议的第一级主人,她发出的指令是捆住江澄,直到安全为止,因此江澄虽然也是主人,却无法挣脱它的束缚。不知在什么时候,江枫眠被认定成了顺位第二的主人。在他面前,紫电认为是安全的,因此松了绑。可虞夫人从未说过,她让紫电也认江枫眠为主了。江枫眠留下魏无羡和江澄,自己却到莲花坞。

“然后魏无羡江澄回到莲花坞,看到了,堆成山的已经死了的江家人。之前说过。然后魏无羡带着江澄又逃了出去。江澄想往回折,却被魏无羡死死拦住,对魏无羡说了一堆话,比如‘不要回去?你说的是人话吗?你让我不要回去?我爹娘的尸体还在莲花坞里,我能就这么走了吗?我不回去我还能去哪里!’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你高兴了吧?!你满意了吧?!’

‘你为什么要救蓝忘机?!你为什么要救蓝忘机?!你为什么非要强出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叫你不要招惹是非!不要出手!你就这么喜欢做英雄?!做英雄的下场是什么你看到了吗?!啊?!你现在高兴了吗?!’

‘蓝忘机金子轩他们死就死了!你让他们死就是了!他们死他们的关我们什么事?!关我们家什么事?!凭什么?!凭什么?!’

‘去死吧,去死吧,都去死吧!都给我死!!’

‘……我要我的爹娘,我的爹娘啊……’我觉得应该只是发泄,因为江澄也不傻。”

“其实,江家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有一句老话是反对它的,你们也听过:枪打出头鸟。这个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啊……

“后来魏无羡买完吃食回来,发现找不到江澄了,以为江澄是回去找遗体了,一个人跑回莲花坞,遇到了温宁。温宁念及魏无羡赏识鼓励他的恩情,就帮他找到了江澄并背他回来了。然后他们到了夷陵的监察寮。不过,江澄这时候金丹已经被化去了。”】

众人一听,心里十分震惊。

“谢谢。”魏无羡对温宁道。

“这……这个不用谢我……都是应该的。”温宁道。

【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

“什么问题?”

“江澄没有了金丹,那么射日之征又怎么用紫电?”

“这个啊,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没有温情,就没有之后的云梦江氏。”】

江家众人惊呆了。

江枫眠对温情道:“温姑娘,谢谢。”

众人也看着温情,觉得温情有恢复金丹之法。

温情心里却怀疑着,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  “江澄后来醒了,不过他这时候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骂着温宁,其实如果他知道温宁救了自己的话是不会这样的。其实魏无羡又何尝不是呢?在莲花坞遇到温宁的时候曾经掐着他的脖子。都是可怜人。温情进来后对江澄施了银针,让他睡了。

“魏无羡趁这一段时间发现了一本书,那是温情研究的,关于剖丹的书。】

众人惊了。

那是剖金丹啊……

金丹是一个修士的前途……如果没有金丹,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他们不信还有人这么傻,会牺牲自己的大好前途。

江枫眠貌似猜到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  “魏无羡对江澄说他有办法修复江澄的金丹,然后江澄假装用魏无羡的身份蒙着眼睛上了夷陵的一座小山,魏无羡说那是抱山散人隐居的地方,他母亲告诉他的。江澄也没有仔细分辨就信以为真。

“其实那个山上并没有什么抱山散人,那只是夷陵一座普通的山。上面只有温情温宁还有魏无羡。温情温宁用迷药让江澄昏过去了,然后开始了手术。与其说江澄的金丹是修复的,还不如说是魏无羡剖给他的。上山之前,温情做了很多麻醉类的药物,想减轻剖丹的痛苦。但是她后来发现,那些药物根本不管用。因为如果将金丹剖出、分离体内的时候,这个人是麻醉状态的,那这颗金丹也会受到影响,难以保证会不会消散、什么时候消散。所以,剖丹的人,一定要清醒着才行。两夜一天,一直醒着。而且这个手术也只有五成把握。”

“魏无羡真的太……”

“谁再说魏前辈坏话我就打死他!”

“谣言害人……”

“……”魏忆沉默着。】

魏忆的话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水中,激起了千层浪。

众人喧哗着。

“魏无羡竟然敢剖自己的金丹。”

“那可是金丹啊……”

“就是啊……”

聂明玦放下了对后来魏无羡修邪魔外道的偏见,对魏无羡道:“魏公子侠肝义胆,聂某佩服。”

蓝启仁感叹着,自己竟然被流言蜚语蒙蔽了,魏婴虽然性子跳脱,但是他从来没有舍弃自己心中的道义。

“阿羡……”江厌离带着哭腔,道。

“师姐你别哭了……”魏无羡看见江厌离哭了,心里一阵慌,“师姐,我和江澄答应好的,谁弄哭了师姐我们两个就打他……师姐你别哭了……”

江厌离哭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阿羡……剖丹,疼不疼啊?”

“师姐……”

“阿羡你真傻……不过,平安就好,平安就好……”江厌离道。

“魏无羡!你为什么要……”江澄对魏无羡吼着。

“江澄,我……”

“你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我……”

蓝忘机心里十分震惊,原来他修鬼道是因为没有了金丹,只能走这条阴沟里的独木桥……剖丹时,一定要清醒着,看到与灵脉相连的金丹从身体中被剥离,感受到汹涌的灵力渐渐的平息、平静、平庸,直到再也激昂不起来。直到变成一潭死水。

【  “因为很多人想的是自己的利益,毕竟金丹是前途,不是吗?我相信,当时很多人是不会做的,因为他们舍弃不了自己的前途。就算有,也只有五成的把握,能够做到的人又少了很多,毕竟还有五成的几率失败,如果失败,自己的金丹也会被赔进去。所以能够做到的人只是凤毛麟角。

“其实剖丹手术也就相当于现代的移植手术。但是当时看来这个能够成功已经是了不起了。然后魏无羡下山了,下山到了他和江澄约定好见面的小镇,他到了茶楼,伙计冲他打招呼。但是这些天他奔波劳累,无心修整,几乎可以用蓬头垢面来形容。寻常的茶楼伙计看到他这样的,不立刻拉下脸轰他出去已经算是极佳的了。然后魏无羡被潜伏在茶馆里的温家人抓住了,还被温逐流击了一掌。”

“怎么会这样?!魏前辈还才剖丹没有多久,还受了伤。”

“就是!怎么会这样!”

“mmp,我要……”

“太可恶了!”

“然后魏无羡消失了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已经修了鬼道。”

“啊?”

“这个?”

“温家人把魏前辈带到哪里去了?”

“这个其实没有记载,不过我也猜出大概了。”

“那么到底是哪里啊?”

“老师你就说吧,不要拐弯抹角的!”

“就是啊,魏前辈这么危险。”

“我猜可能是乱葬岗。”

“乱葬岗?!”

“不是吧……”

“温狗竟然这么狠……”

“握草”

“为什么是乱葬岗?”

“因为魏无羡鬼道实力过于强大,而且怨气是现成的不需要修,只需要利用就行。可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怨气,分析了一下,只有乱葬岗。乱葬岗那块地方是岐山温氏管的,而且由于乱葬岗怨气过重,基本上没有人会想到魏无羡会在那里,这可能也是江澄蓝忘机等人找不到魏无羡的原因。魏无羡带着温宁一行人去乱葬岗,还能在那里定居。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魏无羡能够在那里定居?那可是乱葬岗,就算魏无羡再厉害,但是也不至于能够这么熟悉乱葬岗……还有魏无羡修的鬼道十分强大。这些合起来一分析,结果不就出来了?说明温家人把魏无羡丢到了乱葬岗。”

“但是……那可是乱葬岗……魏无羡又没有金丹……他是怎么……”

“乱葬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就不清楚了,如果魏无羡没有净化或者镇压乱葬岗的怨气,那么乱葬岗围剿时仙门百家就不会上乱葬岗。”

“这群仙门百家……切……”

“魏前辈当时没有金丹,和普通人无异,那么他在乱葬岗是怎么活下去的?”

“乱葬岗怨气重,这个……”

“我不知道啊……”

“那边有吃的吗?”

“那里凶尸一定很多吧……”

“魏前辈是怎么撑过那三个月的?”

“还修了鬼道。”

“鬼道损身损心性,魏前辈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修了鬼道之后,寿命自然……”方鲤道。】

众人感慨着。

“阿羡……”

“师姐,我……你别哭了……”

“好,不哭了……”

“师姐,羡羡要喝汤。”

“好,汤全给羡羡……”

“魏无羡你……”

魏无羡对着江澄做了一个鬼脸。

“羡羡几岁了?”江厌离笑着说。

“三岁了!”

【  “其实魏无羡回来后蓝忘机要魏无羡会姑苏,但是魏无羡以为蓝忘机是看不惯他这个邪魔外道,然后拒绝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蓝忘机当时并不是带他回去处置,而是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过当时蓝忘机说话不干脆,魏无羡又和江澄一直怼,然后……蓝忘机就没有说清楚就被拒绝了。”】

“蓝湛,那个……对不起啊……我……”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蓝湛……”

作者有话说:其实我给你们一个私设剧透吧,本章江澄对魏无羡说的气话,其实没有人记载……

乱葬岗三个月我想了一下,发现有点难写。因为我私设里面,没有记载乱葬岗三个月,魏忆前期可以说是连猜带蒙对的,后期证实这是对的。由于一些因素,魏忆就没有讲魏无羡在乱葬岗里面经历了什么。

还有,诈尸回来你们高不高兴?

顺便吐槽一下乐乎的垃圾排版,我懒,所以就段落开头不空两格了……

写的有点草率,部分还引用了原著,见谅。

 @何欢   @半折荒唐戏  @顾有非(谢绝转载) 

评论(20)
热度(914)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