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忘羡08.15年少24h/0:00】月出小桥会知音

给大家献丑了

第一次写校园短篇

从头到尾没有逻辑

感谢 @衔南风让我有机会参加这次活动 

正文

-------------------------------       

       是夜,姑苏,集市。

       人流如潮,人声鼎沸。

       小贩卖力地吆喝着,货架上有各种各样的纸灯笼,油纸伞,糖画和各种各样其他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吸引着来来往往的人的眼球。

       魏无羡依偎在蓝忘机怀里,像一对亲密的情侣一般,两个人就这样走在街上,周围的人不时地向他们投来目光。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温柔的目光,脸颊微微发烫,整个人有些飘飘然了。

       抬起头,看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灯。

      “蓝湛蓝湛!你看!这里好多灯啊!”魏无羡指着头顶上挂着的一排排形状各异的灯,兴奋地道,眼底闪着光。

       悬挂着的一排排彩灯,映得集市亮如白昼,热热闹闹的,完全没有夜时应有的宁静。很多人聚在一起,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

       真奇怪,明明是大冷天,怎么反而感觉热呢?魏无羡迷迷糊糊地这样想着。

       “嗯。”蓝忘机一脸宠溺地看着魏无羡。

       明亮的灯光映得他脸庞越发美如冠玉,冷淡的神情和浅色的眸子也被镀上一层暖色,俊雅得不似真人。一时之间,魏无羡竟晃了神,迷了眼,不由自主往那边靠过去。

       蓝忘机关切地问:“何事?”

       魏无羡像一只小奶猫一般,在蓝忘机怀里蹭了好几下。

       “没事~不过没想到二哥哥看上去是冷的,实际上却是暖的~”魏无羡嘟哝着,似一只未断奶的小奶猫在主人怀里撒娇,尽显可爱。

       像主人抚摸自己的猫咪一样,蓝忘机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去,揉了揉魏无羡柔软的发丝。

       魏无羡手里捧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小玩意儿。至于钱,自然是蓝忘机付的,他忘记带了。他对蓝忘机笑着,笑容明亮温暖,似六月里的骄阳,眼眸中映着万千星辰,尽显风流。

        他的样子,他的一颦一笑都被印在了蓝忘机浅琉璃色的眼里。

        “两位小公子过来看看。”一名老者笑眯眯地招呼着。

       只见老者身后的架子上挂满了灯,有鱼形的、龙形的、莲花形的……看上去就和真的一样。

       魏无羡指着两盏兔子灯,道:“老人家,这个灯多少钱?”

       老者捻了捻胡须,笑眯眯地道:“如果客官猜对灯谜,这两盏就送给你们。”

       魏无羡双眼放光,侧耳倾听着,如果这时候他有一双兔子耳朵,那么现在一定竖起来了。

       “月初小桥会知音,打一字。”老者意味深长地笑着。

       蓝忘机神色温和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思索了片刻,却硬是没有想出,就在他发愁时,蓝忘机道:

       “爱。”

       “那么这两盏灯就送给你们了。”老者笑眯眯地道。

       华灯初上。一盏盏花灯闪着柔和明朗的光芒,顺着透亮的溪水漂向远方。看上去就像一条断断续续的光带,美丽得动人心弦。魏无羡蓝忘机手中各提着一盏兔子灯,以极为亲密的姿势走着。

       “二哥哥,你怎么想到是这个谜底的。”魏无羡依偎在蓝忘机怀里,道。

       “月出,小桥,知音。”蓝忘机在魏无羡耳边道,声音略微低沉有磁性,魏无羡听了双颊微烫。

       “好啊,蓝二哥哥怎么这么会撩了啊~”魏无羡道。

       “跟你学的。”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腿都快软了。这个小古板怎么这么会撩人了。魏无羡晕晕乎乎地想着。

       蓝忘机轻笑了一下,只有一瞬。

       魏无羡似是看见了,笑着道:“蓝湛,你笑起来真好看,多笑笑呗~”

       “只对你。”蓝忘机道。

       魏无羡明白蓝忘机的意思:我只对你笑。

       “蓝湛你~怎么这么撩啊~别人知道你这么撩吗?”

       “只对你。”

       魏无羡握着手里的兔子灯,靠在蓝忘机身上,道:“蓝湛,那时候我好像送过你兔子……”

       说着说着,魏无羡的思绪便随着那淙淙的流水漂向了遥远的过去。

       那是魏无羡来到云深后的第一个夜晚。

       魏无羡手中提着两个酒坛,正准备翻过墙檐。

       这是,他冷不丁地看见了两团雪白扭动在一起。

       魏无羡感到好奇,于是蹑手蹑脚地靠近,近看发现是两只白兔。

       兔子的毛洁白透亮,在月光的照映下似发着白光,让人感觉像是在梦里一般。仔细看去,洁白的毛里隐隐约约地透着羞涩的粉。

       两只兔子挤在一块,你推我挤,看上去十分快活。

       魏无羡就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两只兔子交缠在一起。

       “亥时过,为何不回去休息?”

       魏无羡转头看去,一个神情严肃面色冰冷的白衣少年,眼睛颜色是极浅的琉璃色,整个人恍若天上的神仙一般好看。魏无羡一瞬间看愣了,整个人手脚不知道安放在何处。

       “那么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魏无羡提着两个酒坛子,笑着跃上了墙檐,准备一脚跨进去。

       “云深不知处禁酒。”

       魏无羡看着手边的两个酒坛子,转了转眼睛,笑着道:“那好吧,我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说完魏无羡将酒坛上的红色布料扔在一边,仰起了头就喝。

       透明澄清的酒液在月下闪着星星点点的光,大多落入了黑衣少年的口中,一小部分顺着姣好的曲线,滑入脖颈之下。

       白衣少年的脸色阴沉。

       “好了,这下子总行了吧。”魏无羡道。

       白衣少年脸色愈发得阴沉。

       魏无羡然后当着白衣少年的面,翻过了墙,一蹦一跳地回到宿舍去,做了一个甜美的梦。

       第二天,魏无羡从别人口中知道那个白衣少年原来是蓝忘机。

       蓝忘机长得还可以啊,就是人古板了一点。魏无羡这么想着。

       课上,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坐在自己旁边,心道果真是冤家路窄。

       蓝启仁在讲台上吐沫横飞滔滔不绝地讲课,内容冗长枯燥。

       魏无羡无聊地趴在课桌上,眼皮便似有千斤重,不一会儿就和周公下棋去了。

       周围同学手里捧着书本,挡住了脸,正呼呼大睡。

       “哎呦!”魏无羡揉着自己的头。心道:今天真倒霉,先是和小古板做了同桌,现在又是被敲了头,特么是哪个人不长眼睛敲了老子的头啊!

       魏无羡抬头望见蓝启仁的放大了的老气横秋的脸,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站了起来,做了一个礼,道:“先生。”

       只见周围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然后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魏无羡。

       蓝启仁捻了捻短而硬的山羊胡,道:“课堂上需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听讲,如果只凭自己那点小聪明,是不行的。魏无羡,三遍校训,抄完为止。”

       魏无羡心里想:蓝老头果然是在说自己。

       魏无羡在蓝启仁严厉的目光下坐了下去,好不容易舒了一口气,却发现另有一道视线在盯着自己。

       魏无羡看向四周,然后冷不丁地和身为同桌的蓝忘机对上了视线。

       四目相对。

       魏无羡觉得有点方:遇到了一个古板的同桌,怎么办?在线等,急。

       看了一眼云深不知处那令人发指的三千校训,魏无羡觉得生无可恋。

       自己还要抄三遍,抄完怕不是要飞升了。魏无羡心里吐槽着。

       课后,魏无羡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墙檐,娴熟地翻过了墙,看着墙角旁边正靠在一起的两只白兔,露出了笑。

       教室里,蓝忘机紧盯着魏无羡,生怕他不认真抄校训。

       魏无羡规规矩矩地抄了一会。

       蓝忘机见状,于是看起了书卷。

       魏无羡不是一个老实的主,乖乖地抄完之后又不老实了,他看着蓝忘机,道:

       “蓝忘机。”

       蓝忘机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翻过一页书卷。

       “忘机。”

       “蓝忘机。”

       “蓝公子。”

       蓝忘机停下手中的动作,目光冷淡地看着对他嬉笑的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似乎并不在意他的目光,继续夸张地道:“哦~我知道了。蓝二哥哥~是不是?蓝二哥哥~蓝二哥哥~”

       蓝忘机:“……”

       “蓝二哥哥~”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亮闪闪的大眼睛,一时语塞。

       魏无羡迅速地拿走了蓝忘机手中的书,看了几眼,道:“蓝二哥哥~你怎么写了湛字在上面?”

       “湛是乳名。”蓝忘机道,耳朵染上了粉红。

       “哦~原来二哥哥叫蓝湛啊~蓝湛~”魏无羡道。

       “我乳名叫魏婴,除了我父母还没有告诉过别人呢……”魏无羡凑到蓝忘机耳边,小声道。

       蓝忘机别过脸去,不理。耳垂渐渐染上了粉红。

       “蓝湛~不要这样绝情嘛~这样会找不到老婆的~”

       “你看,这是什么啊~蓝二哥哥~”魏无羡笑着。

       见蓝忘机眼里隐隐露出戒备之色。

       他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两只兔子。提着耳朵抓在手里,像提着两团浑圆肥硕的雪球,还在胡乱弹腿。

       他把它们送到蓝忘机眼皮底下:“你们这里也是怪,没有山鸡只有野兔。怎么样,肥不肥,要不要?”

       “不要。”

       “真的不要?”

       蓝忘机冷漠地看着他。

       “好吧。现在正好口里淡了。”

       蓝忘机道:“你要如何?”

       “烤兔肉。有问题吗?”

       “云深不知处禁杀生。”

       “你们家怎么什么都禁啊。好吧,我到外面去,在外面杀完了,提上来烤。反正你又不要,管那么多做什么?”

       “给我。”蓝忘机道。

       “蓝二哥哥说什么呀~”魏无羡凑过去道。

       蓝忘机一字一顿地道:“给我。”蓝忘机脸色发青,似是被气得不轻。

       “又要了?”魏无羡嬉笑着。

       两只兔子都又肥又圆,像两团胖雪球。

       一只趴在地上慢吞吞的半晌也不动一下,嚼菜叶子时,粉红的三瓣嘴慢条斯理。

       另一只一刻不停上蹿下跳,在同伴身上爬摸滚打,又扭又弹,片刻不消停。

       魏无羡忽然道:“蓝湛蓝湛!”

       “何事?”

       “你看它们这样叠着。是不是在……”

       “这两只都是公的!”

       “公的?”他捉起耳朵提起来看了看,道:“说起来,这两只是我捉的,我都没注意他们是雄是雌,你竟然……”

       魏无羡笑着跑出了教室。

       窗外,魏无羡的笑声怎么也挡不住。

       然后,魏无羡被调离了位置,调到了最后几排。

       过了一段时间后,魏无羡相安无事,该怎样就怎样。课上照常睡觉,成绩也照样好。

       不过就是要抄校训。

       周围的同学都向他投来同情又羡慕的目光。

       魏无羡不是个定心的主儿,一开始乖乖地抄了一会,然后又不踏实了。

       “蓝忘机。”

       “蓝二哥哥。”

       “蓝湛!”

       蓝忘机回过头看着魏无羡。

       “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太逗了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耳垂满上了粉。

       “加一遍。”蓝忘机道。

       “蓝湛,别,别啊……我错了还行不行?不要这样啊……”

       “你毫无悔过之心。”

       “蓝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魏无羡求饶着。

       蓝忘机没有理他。

       魏无羡颓丧地趴在桌上,只得抄校训。

       魏无羡闻着蓝忘机身上淡淡的檀香,心里想着:蓝湛身上怎么这么好闻……

       魏无羡不知道的是,当时,他的心里已经被种上了一颗名为情的种子。

       过了一段时间,学校破天荒地组织了一次外出郊游,魏无羡听了非常高兴,当天他问蓝忘机:“蓝湛,你去不去啊?”

       魏无羡说完,便觉得有点后悔:蓝湛肯定不会和他去的。

       蓝忘机思忖了片刻,道:“去。”

       魏无羡心里炸开了一朵花,脸上的笑容愈发得灿烂。他高兴地道:“那么蓝湛你和我一起呗~”

       “……嗯。”蓝忘机也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什么。

       魏无羡数着日期,时间一天天地过去。

       时间过得很快,却又很慢。

       到了。魏无羡笑着。他等这一天很久了。

       那天阳光特别灿烂,景色也特别美。明明就是一般的景色,但是魏无羡觉得格外好看。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去细想。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手,一蹦一跳地走在路上,脸上的笑容格外的灿烂。

       蓝忘机欲要说什么,但是看着面前的少年,没有说什么。

       魏无羡牵着蓝忘机的手走在山间小路上,路很窄,只够两个人勉强通过。

       树林很闹,耳边尽是嘈杂的蝉鸣。

       魏无羡鼻尖萦绕着极淡的檀香和青草的芬芳,他看着蓝忘机,一时间下意识地向蓝忘机靠近。

       蓝忘机周身气压瞬间低了几度。

       魏无羡却没有在意,以极亲密的姿势和蓝忘机一起走着。

       蓝忘机的耳朵染上了粉。

       他们很快到了溪水边。

       耳边是哗啦啦的流水声,溪水澄清透亮,似乎里面有着数不清的钻石,闪着耀眼的光芒。

       魏无羡挽起袖子,掬一捧溪水,泼在脸上。

       水珠顺着魏无羡的脸颊滑到白皙的脖颈,再滑到黑衣里面。

       蓝忘机脸色阴沉。

       “啊——真凉快,都快热死了。”魏无羡抹了脸上的水珠,道。

       这时已经入秋,但是天气却一如盛夏般炎热难耐。

       “嘘——”只见魏无羡蹑手蹑脚地走去,走到溪水中,然后猛不丁地扑进水里,溅起了水花。

       “魏婴!”蓝忘机道。

       魏无羡从水里出来了,手里抓着一条正在活蹦乱跳的鱼。

       “抓到了!”魏无羡笑着,道。

       黑衣被溪水浸湿,紧贴在光滑白皙的皮肤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略显青涩的身材。发梢上带着水珠。好一幅美人出水图。

       魏无羡甩了甩头,道:“蓝湛!我们今天烧烤,行不行?”说完,魏无羡对蓝忘机眨了眨眼。

       “好。”蓝忘机目光略显温和,声音略低,带着一些磁性。

       魏无羡心里怦怦直跳,他心想:我这是怎么了?

       想完,魏无羡摸了一下略微发烫的双颊,脑子里乱成一团。

       很快,夜黑了,魏无羡和蓝忘机不得不回去了。

       夜晚,一群人围着篝火跳着舞,唱着歌,兴致高涨。

       魏无羡看着烤鱼,闻着香气,不禁想吃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这时也回过头来看着蓝忘机。

       四目相对。

       魏无羡觉得头有些昏,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乱涂乱画,道:“蓝湛,那个,谢谢你啊。”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魏无羡听了,心里格外的高兴。他想着:这个小古板怎么能这么让人高兴呢?

       蓝忘机低垂着眸子,不语。

       不一会儿,热闹便散去了,魏无羡烤鱼也吃了,同学们也陆陆续续地回到帐篷睡觉了。

       “蓝湛,你看夜晚的星星,好美啊——”魏无羡躺在草地上,道。

       “嗯。”

       夜晚的天空格外的黑,星也格外的亮。一颗颗似水晶般点缀了漆黑的幕布,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不一会儿,伴着蝉鸣,看着星空,魏无羡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魏婴。”蓝忘机道。

       没有传来魏无羡的回答,反而是轻微的鼾声。

       蓝忘机思忖了片刻,轻拍了一下魏无羡的肩,道:“魏婴,醒醒。”

       魏无羡却没有醒。只是眉头皱了一下,然后抱着蓝忘机,似是不满地嗯哼了几声,然后继续入睡了。

       蓝忘机沉默了片刻,最后叹了一口气,看着魏无羡。不同于白天时的跳脱,安安静静的。双眼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在微光的映照下投下了一小片阴影。

       突然魏无羡紧皱着眉,说着呓语:“……蓝湛……”

       蓝忘机手覆上了魏无羡的额头。

       额头滚烫,冷汗直冒,脸上有两片不正常的红晕。

       蓝忘机二话不说,抱起魏无羡就走。

       ……

       早上,鸟鸣阵阵。

       魏无羡揉了揉惺忪的眼,伸了一个懒腰,入目是一片雪白。

       他低头看去,发现自己在软绵绵的床上躺着。

       “咔嚓——”魏无羡循声望去,只见蓝忘机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缓缓地向魏无羡走了过来。

       “蓝湛!”魏无羡道,只觉得喉咙有点疼,好像里面烧着一团火,声音也有一些沙哑。

       “我这是……”魏无羡疑惑着。

       “你昨天着凉,发烧了。”

       魏无羡尴尬地笑了一下,道:“蓝湛,抱歉啊……”

       “你我之间,不必道歉。”

       “……嗯……”

       魏无羡只觉得空气中有一股香味,道:“蓝湛,这个香味是……”

       “鲜鱼汤。”蓝忘机道。

       魏无羡才发现蓝忘机手中拿着一碗汤。

       蓝忘机耐心地一口一口地给魏无羡喂汤。

       魏无羡喝着鲜美的鱼汤,道:“真好喝。”

        “这个汤……”

       “我做的。”

       “蓝湛你会做汤?”魏无羡愣了片刻。

       看上去不食烟火的蓝忘机竟然会做得一手好汤?

       魏无羡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想:蓝湛怎么这么会照顾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脸花痴的表情,无话。

       魏无羡靠在蓝忘机的怀里,喝着蓝忘机喂给他的鲜鱼汤,觉得幸福的日子也便是这样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俊美的面庞,愣神着。

       魏无羡想着:蓝湛真好啊……我喜欢他……喜欢……

       魏无羡便觉得脸有些红,心想:我在说什么啊?我竟然喜欢……小古板?

       然后魏无羡懵了。

       蓝忘机问:“魏婴,你怎么了?”

       “没没没……没什么!”魏无羡道。

       蓝忘机给魏无羡喂好汤之后,便走了。

       魏无羡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一会儿就睡了。

       梦里都是蓝忘机……蓝忘机读书的样子,恼羞成怒的样子,还有他照顾自己时耐心的样子……

       魏无羡醒了。

       然后心怦怦直跳。

       这时候,魏无羡看着门口那两团扭动的雪白。

       蓝忘机怎么带这个过来了。

       兔子仿佛看见魏无羡就要跑,魏无羡眼疾手快迅速抓住了它们。

       魏无羡看着一只兔子闷闷地不动,另一只死命挣扎着,想要从他的魔爪中逃离。

       魏无羡想到了他和蓝忘机。

       魏无羡揉着兔子的毛,笑着。

       然后两只兔子当着他的面,亲上了,还是嘴对嘴的那种。

       魏无羡愣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两只好像是……公的,还亲上了……

       魏无羡羞红了脸,然后钻进了被窝里。

       冷静了一会儿,却发现兔子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

       这时候蓝忘机过来了。

       魏无羡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

       蓝忘机扶着魏无羡,道:“魏婴,何事?”

       魏无羡心里一阵小鹿乱撞,晕晕乎乎地看着蓝忘机,然后,鬼使神差般的,亲上了蓝忘机的唇。

       蓝忘机僵了。

       魏无羡有些害怕,道:“蓝湛,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

       “蓝湛,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魏无羡红了脸。

       “魏婴,我心悦你。”

       魏无羡愣了。

       蓝忘机吻着魏无羡的唇。

       魏无羡过了片刻,主动迎了上去。

       两唇辗转厮磨着,过了许久,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带出了一条细长的银丝。

       “蓝湛,我喜欢你啊……”魏无羡道,脸上带着红晕,看上去非常高兴。

       “我亦是。”蓝忘机道。

       “蓝湛,我好喜欢你啊——”说完,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身上,笑着。

       蓝忘机轻揉着魏无羡柔软的发丝。

       魏无羡心里就想吃了蜜一样甜。

       自己和蓝忘机在一起了。

       之后,魏无羡在众同学面前道:“蓝湛,我的。”

       众同学觉得有什么好像碎了。

       然后……

       然后……

       “魏婴。”蓝忘机道。

       魏无羡拉回了思绪,道:“蓝湛,没有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说完魏无羡捧着蓝忘机的脸,亲了上去。

       月下,两个人站在桥下,热情地拥吻着。

       兔子灯发着温和明亮的光。

       月初小桥会知音,是为爱。

——end——

PS:有几段用了原著,原谅我这个垃圾小透明写手吧。

还有,忘了这个,这个只是普通的线(相信我)

-------------------------------------------------------

评论(40)
热度(234)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