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伪历史〕历史,孰是孰非?(二十一)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本章7000+,注意查收。

【  “然后呢?魏无羡没有事吧?”一名同学道,看上去一脸焦急。

      “魏无羡应该没有事吧。”

      “魏无羡还没思索出应对之策,身子一偏,被人一掌送了出去。蓝忘机将他推开了。妖兽上下颚顺势一合,咬住了他的右腿。”魏忆缓缓道。

      “含光君没事吧。光是想想就疼……”

      “应该……不会有事吧……”

     “如果有事的话我打死那只王八!”一名同学看上去十分愤怒。

     “就是!如果含光君有事的话……”

     “呸呸呸!你们在说什么呢!那可是含光君啊!”

     “含光君应该不会有事的。”   】

     众人光是想着屠戮玄武咬着他们的腿……

    真的疼……

    蓝忘机应该没有事吧……

    他们想着。

【  “蓝忘机仍旧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立即被拖了回去!以这只妖兽的大小和獠牙咬合力,把人拦腰咬成两截不费吹灰之力。万幸它似乎不喜欢吃碎的,咬中了人后,无论是死是活都要缩进它那壳子里,拖进去慢慢享用。否则它只要稍稍牙齿用力,蓝忘机这条腿便直接断了。这龟壳坚硬无比刀剑不入,一旦让它把蓝忘机叼进去,怕是再也别想出来了!”魏忆缓缓道。

     “我的天啊!”

     “含光君应该没有事的……”

    “还有魏无羡呢!他们两个应该没有事的!”

    “魏无羡一阵狂奔,在这颗兽头缩进去之前,猛地一扑,扒住了它上颚的一颗獠牙。”】

     众人表示这也太拼了……

     先是蓝忘机救魏无羡,腿被屠戮玄武咬了;然后是魏无羡救了蓝忘机……

     最关键是两个人都自身难保……

     而且他们竟然没有抛弃对方,一个人只顾着逃走。

     江澄看着这群人变幻无常的表情,似是知道了什么,一脸鄙夷不屑。

【  “魏无羡为什么要救蓝忘机?他为什么不自己逃跑?”一名同学不解。

      教室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了?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那名同学道。

     “你知道世家公子榜吗?”魏忆冷冷地说着。

    “当然了。”

    “那么这个榜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这个……”那名同学犹豫了好一阵子也没有缓过来。

    “世家公子榜,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样貌,更是因为他们的品行,气质,为人处世等等。魏无羡侠肝义胆,正直善良,你觉得他会抛下蓝忘机逃?你觉得魏无羡是那种人吗?”魏忆目光顿时变得锐利,直直地盯着这个人。

     “这个……”

     “剩下的你自己想想吧。我们继续讲。其实我说的这些是古籍中记载的。

     “原本魏无羡双脚抵在妖兽的龟壳上,双手死死扒住那颗牙,不让它缩进去,不让它有机会享用这顿美餐。蓝忘机没想到他在这种境况下还能追上来,惊愕万分。魏无羡怕妖兽发了性,要么生吃了他们,要么把蓝忘机一条腿咬断,右手继续握紧上排獠牙,左手握下颚獠牙,双手同时朝相反方向使力。那两派利齿刺入蓝忘机骨肉已深,竟然真的被逼得渐渐打开牙关,没能再咬住猎物,蓝忘机落入潭水之中。见他脱险,魏无羡再也托不住妖兽的上下颚了,骤然松手,上下两排暴突的獠牙猛地咬合,发出巨响!”

     “真险!”

      “幸好两位前辈没有危险!”

     “你们貌似庆幸得太早了。”方鲤道。

     “你什么意思?”其余人似是在质疑着这个和他们唱反调的人。

    方鲤道:“屠戮玄武还在洞里,但是魏前辈和含光君受了伤,他们是怎么合力斩杀屠戮玄武的?”】

     众人一开始想说这个破坏气氛的女孩,但是她解释完了,众人却也疑惑了。

     两个人都受了伤,屠戮玄武也是四百年前的凶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蓝忘机魏无羡一下子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蓝忘机对这些目光并不在意。

     魏无羡对江澄说:“这群人怎么都在看我?难道我有这么好看吗?”

    “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

    “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早就不想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

     蓝曦臣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对蓝忘机道:“忘机,你是想去魏公子那里吗?”

     “……绝无此事。”

    “忘机,家训有言:不能……”

     蓝忘机默默地走到另一边去了。

    江厌离对魏无羡道:“阿羡,你觉得蓝二公子是怎样的人呢?”

     “……这个嘛……我觉得蓝湛这个小古板挺好的。”魏无羡思忖片刻,道。

    “那么,阿羡和蓝二公子是好朋友了吗?”江厌离微笑着说。

    “那是当然!”魏无羡拍着胸口,道。

    江澄道:“阿姐,你不要信他,蓝忘机一直都没有理他,反而是他一直招惹蓝忘机。”

    “我可不这么认为,蓝二公子应该只是……”

    “只是?”江澄道。

    “这个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江厌离笑着轻抚着江澄的肩。

    江澄仍是不解。

    江厌离只是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

【  “然后,魏无羡背了蓝忘机就逃。跑得够远时,觉得妖兽追不上了,就连忙转了个身,把蓝忘机轻轻放到了地上。蓝忘机白衣之下已被鲜血染得大片晕红,肉眼可见一排排獠牙刺入的黑洞。魏无羡俯身查看片刻,直起腰来,在地洞附近转了转。地底生着些许灌木,他好容易找到了几根较粗较直的树枝,用衣角用力擦去表面的灰土,蹲到蓝忘机身前,当时情况好像没有记载太多,总之魏无羡倏地一伸手,这就把那条抹额摘了下来,一甩,以抹额充作绷带,抻直了蓝忘机那条腿,将它牢牢固定在树枝上。”】

      蓝家弟子听到此言,沉默了。

      蓝曦臣笑着。

      蓝启仁……已经被气晕了。

     温情已经在一边治疗了。

    魏无羡尴尬地笑了笑。

【  “魏无羡手伸进怀里一摸,摸出一只小香囊。绵绵说过,里面装的都是药材,分辨了一眼,竟真的在里面认出了几味有止血去毒之效的药物。他把蓝忘机磨得又有气无力坐了起来,魏无羡让蓝忘机拖衣服,亲自动手,左右手揪住蓝忘机的衣领,往两旁一拉。一片雪白的胸膛和肩膀便被剥了出来。魏无羡将他的衣服尽数扒下,嗤嗤撕成了数条。他站了起来,拉开衣带,礼尚往来般的,露出了自己的胸膛。蓝忘机看着他的动作,脸上青白紫黑红交错不断,似乎就快吐血了。魏无羡微微一笑,朝他逼近一步,当着他的面,脱掉了湿淋淋的外袍,单手将它扬起,然后松手,任衣服坠到地面上。然后说衣服脱完了,轮到裤子了。”】

       本来将要醒来的蓝启仁因为听到这句话,又被气得晕了过去。

      众人看着被再度气晕的蓝启仁,内心复杂。

       魏无羡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  “蓝忘机想要站起,可腿上有伤,又经一战,再加上急怒攻心,越急越不成,浑身乏力。心头激荡,竟然真的吐了一口血出来。见状,魏无羡立刻蹲了下来,在他胸口几处穴道上拍过,道:‘好了,淤血吐出来了,不用感谢我!’”】    

        众人才明白。

【  “魏无羡把刚才捡出来的药草揉碎了,撕开蓝忘机的裤腿,均匀地撒在那三个黑洞上。忽然,蓝忘机抬手,止住了他的动作。一语不发,蓝忘机从他掌心里取出一部分碎药草,一把按到他的心口上。蓝忘机收回了手,魏无羡嘶嘶吐了两口气,把他压在自己心口的药材又一点一点薅了下来,重新扔到他腿上。”

        “魏前辈真的是……自己受伤都忘了。”

       “他自己身上还有一个铁烙烙出的新鲜伤口,也是还在流血,也是浸了水的。”

       “然后蓝忘机深埋在他臂弯间,死死咬着他的手臂。”】

       众人一脸惨不忍睹。

       这一定是假的蓝忘机!

       绝对是!

【  “老师。”

       “怎么了?”

      “老师,屠戮玄武是什么?”

      “玄武亦称玄冥,龟蛇合体,为水神,居于北海。冥间亦在北方,故为北方之神。屠戮玄武自然不是正经的玄武神兽。而是一只竞神失败,被妖化的半成品。或言,是一只畸形的玄武神兽。曾在古籍上有过记载。四百年前,岐山曾出现过一尊‘假玄武’作乱。体型庞大,嗜食生人,有修士命名其为‘屠戮玄武’。曾有修士组盟准备斩杀,但那年冬日,恰好下了一场大雪,严寒异常,那只屠戮玄武便消失,自此再未出现。可能是冬眠了。”

       “可是就算是冬眠也不要这么久吧。”

       “这是吃了多少人啊……”

       “书载,当年它每一次出现,所食者少则二三百人,多则整个城池村庄。几次作乱,至少生食了五千有余。这妖兽似乎喜欢把人整个叼进龟壳里,不知是不是喜欢储存起来慢慢享用。兴许是四百年前它一口气屯了太多粮进壳,到现在还没消食。”

“当时云深不知处,已经烧了。青蘅君快不在了。蓝曦臣失踪了。魏无羡不知道能说什么。他一回头,整个人僵住了。蓝忘机哭了。”】

      姑苏蓝氏众人呆了。

      其余人也是。

      只能说岐山温氏太……

     蓝忘机再厉害,但是他当时也是一个未及冠的少年。

     青蘅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蓝曦臣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  “在家府被焚毁、全族遭受欺压、父亲临危、兄长失踪、身有伤痛的多重打击下,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魏无羡把头别了过去,半晌,才道:‘那个,蓝湛。’蓝忘机冷冷地道:‘闭嘴。’魏无羡闭嘴了。蓝忘机静静地道:‘魏婴,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

       “魏无羡憋了一阵,道:‘其实我不是想烦你……我就是想说,你冷不冷。衣服烤干了,中衣给你,外衣我留着。‘

      中衣是他贴身的衣物,原本并不合适给蓝忘机穿,但是他的外衣已是脏兮兮的不能看。姑苏蓝氏的人都生性好洁,把这样一件衣服给蓝忘机,似乎有点冒犯。蓝忘机没说话,也没看他,魏无羡便把烤干的白色中衣扔到他身边,自己披了外袍,默默滚出去了。”】

       “……魏婴。”

       魏无羡回过头一看,之间蓝忘机看着他。

      “蓝湛,你一定很讨厌我吧。”魏无羡道,“想想也是,一直都是……”

       “没有。”蓝忘机出言打断了魏无羡的话,“我不讨厌你。”我喜欢你。蓝忘机忍着没有把后面半句说出来。

       “真的?”魏无羡道。

      蓝忘机小声地道:“嗯。”

      “那么,蓝湛。我们就是朋友了。”

      蓝忘机的耳朵悄悄地满上了粉红。

【  “两人一等就是三天。洞中无日月,之所以知道是三天,是因为蓝家的作息规律。等蓝忘机恢复了平静,调整好了情绪,两人相处之时不冷不热,倒也平和。期间,两人到黑潭附近窥探了许多次。屠戮玄武已经把所有的尸体都拖进了龟壳之中,漆黑的庞大龟壳浮在水面上。前几次都听到从里面传来沉重的咀嚼之声,后几次就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类似睡着后打呼噜的声音。他们把岸上散落的羽箭、长弓、铁烙都捡了起来。抱回去一数,羽箭大约有八九十支,长弓接近二十把,铁烙大约四五只。这时,已是第四天。”

        “我觉得两位前辈不会坐以待毙的。”

        “所以接下来就是打算斩杀屠戮玄武了吗?”

       “我想应该是。”

       “蓝忘机左手拿起一支长弓,右手在弓弦上一拨,竟弹出了铿锵的金属之音。这是仙门世家用于夜猎妖魔鬼怪的弓箭,制造弓和箭的材料皆非凡品。蓝忘机将所有的弓弦都从弓上拆了下来,一根一根首尾连结,结成了一根齐长无比的弦。他两手将此弦绷紧,随即一甩,前方三丈之处的一块岩石被击得粉碎。蓝忘机撤手收弦,弓弦在空气中破出尖锐的嘶鸣。”

        “这是……”

       “弦杀术?!”

        “那是什么?”

        “弦杀术是姑苏蓝氏的秘技之一,为立家先祖蓝安的孙女、三代家主蓝翼所创所传。蓝翼也是姑苏蓝氏唯一一任女家主,修琴,琴有七弦,可即拆即合,七根由粗逐渐到细的琴弦,上一刻在她雪白柔软的指底弹奏高洁的曲调,下一刻便能切骨削肉如泥,成为她手中致命的凶器。蓝翼创弦杀术是为了暗杀异己,因此颇受诟病,姑苏蓝氏自己也对这位宗主评价微妙,但不可否认,弦杀术亦是姑苏蓝氏秘技中杀伤力最强的一种近身搏战术法。”魏忆道。

        “龟甲表皮坚硬无比,看似不可突破。但越是如此,它藏在龟壳之内的躯体部分,就可能越是脆弱。经过三日的休养,他们现在的状态刚刚达到巅峰。而再多等下去耗下去,就要逐渐下滑了。而第四天已过,救援的人,还是没有来。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全力一搏。若是两人合力能斩杀了这只屠戮玄武,就可以从黑潭底下的水洞逃出去了。

        “魏无羡背着一捆羽箭和铁烙,潜到了屠戮玄武的头洞前方。这个洞有一小半浸在黑潭水中,魏无羡便顺水游了进去。通过了头洞之后,魏无羡便翻入了龟壳内部。双足像是踩到了厚厚的一层烂泥里,‘泥’里还泡着水,铺天盖地的一阵恶臭。这恶臭似腐烂似甜腥。这只妖兽很不爱干净。它没吃完的残渣,或是还来不及吃的部分,就从牙缝里漏了出来,往壳里这么一吐,越吐越多,百年下来,堆成了厚厚的一层。而此时此刻,魏无羡就站在这些由残肢断体积成的尸泥里。

         “妖兽的呼噜声越来越大,气浪越来越重,脚底的尸泥也越来越厚。终于,他的手轻轻触碰到了妖兽凹凸不平的皮肤。他缓缓顺着皮肤继续往里摸索,果然,头部和颈部是鳞甲,再往下就是坑坑洼洼的坚硬表皮,越往下皮肤越薄,越脆弱。这时,尸泥已蔓到了魏无羡腰部。这里的尸体大多数都没被吃完,所剩躯体都是大块大块的,不应该叫尸泥,而应该叫尸堆了。”

       “真恶心。”

       “魏前辈怎么能忍住的。”

       “我光是听听就想吐。”

      众同学一阵恶寒。】

      众人一阵头皮发麻,浑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

【  “魏无羡把手伸到背后,准备解下羽箭和铁烙,却发现铁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拿不出来。他握住铁烙的长杆,用力往外拔,这才拔了出来,同时,烙铁的前端从尸堆里带出了一样东西。他伸出手去,摸到了那样东西,长条状,很钝,表面爬满铁锈。就在握住它的一刹那,魏无羡的耳里响起了尖叫声。这尖叫声仿佛成千上万个人撕心裂肺地在他耳边绝望大叫,霎时一股寒气顺着他这条手臂爬遍全身,魏无羡一个激灵,猛地抽回手。”

       “这是……”

      “听闻阴虎符是以一柄铁剑为原料铸成的,应该就是这把剑。”

      “这个……很有可能。”

      “屠戮玄武突然醒了,魏无羡眼看它咬了过来,忙把那捆作一束的铁烙往它口里一塞,顶住了妖兽的上颚和下颚!趁妖兽合不拢嘴,魏无羡将一捆羽箭用力扎入了它最薄弱的那片皮肤里。羽箭虽细,但魏无羡是五根作一捆,扎进妖兽的皮肉里直推到尾羽没入,就像是扎进了一根毒针。

       “急痛之下,屠戮玄武把顶住它牙口的铁烙都压弯了,那七八根原本笔直的铁烙一下子被它强大的  咬合力折成了勾状。魏无羡又在它的软皮处扎了几捆箭,这妖兽疼得疯了,蛇身在龟壳里使劲翻腾起来,蛇头撞来撞去,尸堆也随着翻江倒海,犹如山体倾塌滑落,把魏无羡淹没在腐臭的残肢之中。屠戮玄武睁大双眼,黄目狰狞,大开牙口,似乎要一口气气吞山河。尸堆向它口里滑去,魏无羡拼命挣扎、逆流而上,忽然抓到了一柄铁剑,心中一凉,耳边又响起了凄厉的哭嚎尖叫声。魏无羡的身体已经被吸入了屠戮玄武的口腔之中,眼看妖兽即将闭口,他抓着这柄铁剑,故技重施,将它卡在妖兽的上下颚之间。

       “这种百年妖兽体内的五脏六腑十之八九都是带着腐蚀性的,人只要被吞下去了,瞬间就会被熔成一缕青烟。魏无羡牢牢抓住那柄铁剑,卡在它口腔里不上也不下。屠戮玄武撞了一阵头,怎么也咽不下,但又不愿意松口,终于冲了出去。它像是要整个从壳里逃脱一般,拼命把身体往外挤,挤得之前藏着护在这层铠甲里的嫩肉也暴露了出来。而蓝忘机早已在它头洞上放下了线,等待多时了。屠戮玄武一冲出来,他便收了线,在弦上一弹,弓弦震颤,切割入肉!

      “这妖兽被他们两人合力逼得出也不是、进也不是。它是畸形的妖兽,并非真正的神兽,原本就没几分心智,疼痛刺激之下彻底疯狂,甩头摆尾,在黑潭里横冲直撞,在一个庞大的漩涡里翻滚扑腾,掀起滔天水浪。可任它怎么发疯,这两人一个牢牢卡在它嘴里,让它咬不动吃不得,一个死死用弦勒住它皮薄处的要害,寸寸切割进去。伤越切越深、血越流越多!蓝忘机紧紧扯住弓弦,一刻不松,坚持了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屠戮玄武才渐渐地不动了。”

      “所以呢?”

      “死了啊!”

       “屠戮玄武就这样死了!”

       “两位前辈真厉害!”

      “就是!如果是我,早就被吓得腿软了!”

        “妖兽的要害被蓝忘机用弓弦切得几乎与身体分离,用力过度。庞大的龟壳浮在水面上,黑潭的水已被染成肉眼可见的紫红色。扑通一声,蓝忘机跳下水,游到蛇头附近。屠戮玄武的双眼仍然大张,瞳孔已经涣散了,獠牙却还紧紧咬合着。

        “蓝忘机叫了魏无羡,但是却没有任何反应。蓝忘机猛地伸手,握住上排牙和下排牙,用力往两边掰开。他泅在水里,无处使劲,好一阵才掰了开来。只见一柄漆黑的铁剑卡在屠戮玄武的口中,剑柄和剑尖都已深深刺入了它的口腔,而剑身已经弯成了一道弧形。魏无羡整个人蜷成虾米装,低着头,双手还紧紧抓着铁剑并不锋利的剑身,就快滑进屠戮玄武的喉咙里了。蓝忘机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出来。屠戮玄武的牙关打开,那柄铁剑滑入水中,渐渐沉入潭底。”

      “呼。吓死我了。差点以为魏前辈出不来了。”

       “幸好有含光君。”

      “但是,他们没有找到洞口。可能……屠戮玄武在剧痛之下,兽爪狂拨,震塌了水下的岩石,或是踢到了什么地方,刚好把这个唯一的逃生水洞……堵住了。魏无羡一个猛子扎入水中,蓝忘机也跟着扎了下去。一通好找,依旧没有找到一个洞口。哪怕能容一人通过的也没有。”

        “这个王八真害事!”

      “死了还搞出这么多事!”

        “呸呸呸!”

        “四五天之前,他把香囊里的碎药草都扔到蓝忘机腿上去了。胸口那块烙印的伤就是擦了擦,这几日没休息好,方才又进尸堆潭水里翻腾,终于恶化了。发烧了。强撑着走了一阵,魏无羡越来越晕,走不动了。魏无羡依蓝忘机的话躺下,蓝忘机握住他的手,给他输送灵力。可能是烧糊涂了,不一会儿,魏无羡就睡过去了。魏无羡后来枕在蓝忘机腿上,和蓝忘机说了一堆话。后来魏无羡想让蓝忘机唱一首歌给他听。蓝忘机真的唱了。”

        “含光君唱歌?!!”

        “突然酸了。”

        “还是给魏无羡唱的。看来他们两个也并不是传闻中的那样水火不容。”

        “我有些嫉妒魏无羡了。”

        “嫉妒使我细胞质分离。”

       “魏无羡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含光君竟然亲自为他唱歌!”

       “关键是不喜与旁人接触的含光君竟然让魏无羡枕在他腿上。”

       “我看这两人关系不是特别糟,反而是特别好!”

       “水火不容?仙门百家的眼睛呢?瞎了?”

       “我看他们根本没有眼睛,空有一张嘴。”】

        众人看着蓝忘机,已经放弃思考了。

        就是一个王八洞,里面发生的事情还是这么多!

        甚至一件比一件惊人。

        他们的嘴根本就没有合上去过。

【  “老师,那么这个歌应该有名字吧。叫什么?”

        “就是啊。”

       “万人血书求歌名。”

       “魏无羡当时也问了,不过没有听清楚。曲名我是知道的。”

       “那是什么?”

       “老师不要这样子吊人胃口了!”

       “曲名,忘羡。”

      “名字真好听。”

        “还特别有意境。”

        “含光君取名就是不一样。”

        “忘记羡慕,无羡无忧。这个名字真好。”

       “只有我觉得这个名字像分别从蓝忘机和魏无羡里面挑两字出来吗?”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有点怪怪的。”

       “……确实说不上来的怪异。”

       “这个……有点像定情曲。”

       “兄dei,你怎么做到这么秀的?”

       “蒂花之秀。”

       “魔鬼吧你。”

       “我看像秀儿,比陈独秀还秀的那种。”

       “所以,按照这种说法,蓝忘机在王八洞里给魏无羡唱属于他们两个的定情曲?”】

作者有话说:这个……原著内容四千字吧……我选了一些删改了一下。因为我觉得都挺重要的。选的时候也是非常累的,还要删改。

 @半折荒唐戏  @何欢  @顾有非(谢绝转载)  

评论(19)
热度(869)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