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阅歌体〕听歌干什么?愣着啊!(一)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极度沙雕

下章高能!羡羡在线唱歌预警!

         蓝忘机欲要说什么解释时,舞台上突然响起了音乐声,幕布上亮起了画面,飘过一行又一行小字。

〔东风为志,何以为歌〕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忘羡是什么神仙爱情啊啊啊啊啊啊〕

〔高举忘羡大旗〕

……

        魏无羡,才明白。原来此“歌”非彼“鸽”。

        这里原来是唱歌的地方!

        魏无羡看到一堆小字上面写着“忘羡”,然后笑着对蓝忘机道:“蓝湛,你看!那边是不是有很多人支持我们?”

        “嗯。”蓝忘机道。他目光柔和地看着身边双眼放光的魏无羡。

        蓝曦臣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众人表示他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MD,死gay!”

        伴随着前面的琴声笛声和其他音乐声,表演开始了。

【入梦的    带不走

    初醒的    看不透

    重逢前    临别后

    拨雪寻春    烧灯续昼】

〔Dreams can't be taken away〕

〔The first wake-up can not see through〕

〔Farewell before and after reunion〕

〔Pulling snow for spring, burning lights for the rest of the day〕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面英文的是魔鬼吗?哈哈哈〕

〔魔鬼魔鬼〕

         众人表示一脸懵逼。

         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此生葬风波    还以为相忘旧山河

    你我往生客    谁才是痴狂者

    百鬼过荒城    第几次将横笛吹彻

    而此刻    又何以为歌】

〔Je croyais que j 'avais oublié l' ancien fleuve〕

〔네 가 나 는 왕생 손님 이 누구야말로 미친 사람 이다〕

〔百鬼は荒城市を越えて、何度目にフルートを吹き通しますか?〕

〔而此又何以为歌〕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弹幕里都是魔鬼〕

〔秀儿是你吗?〕

〔陈独秀都没有你秀〕

〔同九义,汝何秀〕

〔自古弹幕出人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魏无羡看了一下歌词,道:“蓝湛,这是讲我吗?”

         “嗯。”蓝忘机道。

         “看来我在那里很受欢迎呢!应该有很多人喜欢我……”魏无羡道。

        “……”蓝忘机悄悄地把手放在魏无羡腰部,微微捏了一下。

        “蓝湛!……应该有更多人喜欢你!”魏无羡不禁叫出声。

        蓝忘机捏的更用力了。

        “蓝湛!蓝湛!我最喜欢你!行了吧!”魏无羡叫道。

        蓝忘机才松了手。

        魏无羡呼出一口气,道:“蓝湛你这人怎么什么人都醋都要吃啊……”

        蓝忘机:“……”

【是跌碎尘埃的孤魂    在天涯永夜处容身

    听谁唱世外光阴    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生死不羁的欢恨    问琴弦遥祝了几程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大爱忘羡〕

〔这是什么美好的神仙爱情啊〕

〔高举忘羡大旗〕

…………

        众人觉得……这群人……

       疯了!绝对是!

        “蓝湛,这个歌词谁写的?写的真好。”魏无羡道。

        “不知。”

【长行的    不停留

    归来的    飘零久

    临别前    重逢后

    林泉渡水    白云载酒】

         “这个有心了!歌词还变了!”魏无羡道。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目光中尽是温柔。

【此生赴风波    还以为今时不识我

     惆怅人间客    谁才是忘情者

    清风过故城    又一次将横笛吹彻

    而此刻    又何以为歌

   是跌碎尘埃的孤魂    在天涯永夜处容身

   听谁唱世外光阴    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生死不羁的欢恨    问琴弦遥祝了几程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忘羡太美好了〕

〔今天又是吹爆忘羡的一天〕

〔只羡忘羡不羡仙〕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预警〕

          众人在想什么预警?什么高能?

          然后他们很快就知道了。

【长行的    不停留

    归来的    飘零久

    临别前    重逢后

    林泉渡水    白云载酒】

〔吹爆这个戏腔〕

〔我吹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伟死了〕

〔阿伟怎么又双叒叕死了〕

〔阿伟乱葬岗〕

〔阿伟都不够活了,死了一次又一次〕

〔阿伟肯定有比小强还要顽强的生命力〕

〔你们有毒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众人表示这个真的很……惊艳。

           如果可以忽略夷陵老祖含光君秀恩爱的话……

【是风云浴血的故人    在天地静默处启唇

    低唱过世外光阴    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出鞘即斩的霜刃    避不开心头旧红尘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忘羡神仙眷侣,天作之合〕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忘羡女孩表示今天啃粮特别开心〕

〔又是为忘羡爱情流泪的一天〕

…………

           “二哥哥,这个好像说的是你吧。蓝湛你真好。我喜欢你。”说完魏无羡狠狠地亲了蓝忘机一口。

          蓝忘机耳根爆红。

         全场气氛尴尬到极点。

          除忘羡外的若干人表示:感情我们就是过来当个电灯泡的啊!而且还是全程发光!

【是跌碎尘埃的孤魂    在天涯永夜处容身

    听谁唱世外光阴    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生死不羁的欢恨    问琴弦遥祝了几程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

        众人听了,感觉意犹未尽。

        系统这时候说:“下面是……”

        “等等!”魏无羡道。

        众人一脸懵逼。

        夷陵老祖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这里唱歌可以吧!”

         “可以,怎么了?”电子机械音答道。

         “我可以唱吗?就唱这个何以……歌。”魏无羡道。

        众人看着魏无羡,眼神仿佛就像在关爱智障儿童。

        “我唱给我的二哥哥听,关你们什么事。对吧,二哥哥~”魏无羡道。

        “嗯。”

        众人表示含光君你一定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MD,死gay!”

作者有话说:我一直在想……阅歌体不能唱歌吗?好像没有说,然后……我就有了一个沙雕的机会233

那个各种文字翻译的……我是认真的。

评论是动力。比催更管用多了。

@何欢  @半折荒唐戏  @顾有非(谢绝转载) 

评论(15)
热度(594)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