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伪历史〕历史,孰是孰非?(十七)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本篇观点仅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观念有些不成熟,欢迎各位补充。

        江澄看了看屏幕上的人,再看看不远处的发小,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那是魏无羡吗?怎么变成这样了?江澄想。

         云梦江氏众人也是惊讶不已。那个阴郁冷血的人是和他们一起的那个开朗阳光的少年吗?怎么会相差这么大?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敢知道。

         魏无羡指着夷陵老祖,也就是未来的他的画像说:“江澄,感觉未来的我看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魏无羡你就不要讲了!”江澄青筋暴起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当场发火。

         魏无羡嘴上说着,心里知道未来的自己这么做一定有苦衷,但是他也更加好奇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蓝忘机欲言又止,藏在衣摆下的拳头紧握着。

【      “其实江家灭门给魏无羡带来了很大影响,因为莲花坞算是他的家了,魏无羡一直认为江家灭门是他的错,但是其实不是,他的事情只是给温狗找了借口。

         “我觉得虞紫鸢也不是像传闻中那样特别恨魏无羡。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说完,魏忆抿了一口茶。

         “我们先分析一下传闻中虞紫鸢恨魏无羡的原因,我大致整理了一下。第一,是因为魏无羡的母亲藏色散人,当时修真界传的沸沸扬扬,说江枫眠喜欢藏色散人 ,那时候修真界的人都以为他们会在一起,但是没有。藏色散人反而是和魏长泽,云梦江氏的家仆,在一起了,而且江枫眠与魏长泽的关系很好。这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然后江枫眠和虞紫鸢结婚了,但是因为之前的那些事情,两人关系很僵,不肯把话说开,所以被说是怨侣。

        “ 第二,因为魏无羡,在江枫眠在夷陵捡到魏无羡时魏无羡九岁,然后将魏无羡带到了江家。所以修真界还有传闻,说江枫眠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对藏色散人念念不忘。虞紫鸢身为江枫眠的妻子,加上她身为虞家三小姐的高傲,自然可能是有些恨的。而且江枫眠其实关心魏无羡比江澄多,这个……我可以理解吧。自家父母对别人家的孩子自然要好一点。再加上魏无羡天赋异禀,处处比江澄强,虞夫人自然也是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江澄也是,若是有个人处处比你强,但是这个人还是你的发小,你会怎么想?不要觉得修仙人怎么会这样想,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人。是个人,就会有优缺点,每个人都不例外。

         “现在来说说我的看法,虞紫鸢如果特别恨魏无羡的话,那么魏无羡也可能不会在云梦养成这样跳脱的性子。而且虞夫人也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放不下她身为虞家三小姐的高傲。当时江家灭门前,在王灵娇的无理要求下,虞夫人也是没有答应,可能在王灵娇提出让莲花坞成为温家监察寮的时候她就知道必须有恶战了,这是躲不过的。虽然当时虞夫人用紫电抽了魏无羡,并对王灵娇说这些伤没有三个月就不能好,但是后来据魏无羡的记载,这些伤其实没有一个月就好了。还有,在魏无羡和蓝忘机斩杀屠戮玄武后,魏无羡昏迷醒来后,去魏无羡房间里与看望魏无羡的江枫眠发生了争执,但是虞紫鸢进魏无羡的房间真的是为了说魏无羡吗?我觉得反而可能是去看望魏无羡,不过是她嘴硬心软。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仅此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吵得太激烈了。”魏忆坐在讲台上,道。

         “当然,你们还想问江枫眠和虞紫鸢的事情,这个……其实感情的事情,一向很复杂。我们这些旁人分析可能并不是那么好。而且这些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再说我们也不能处在他们的情况去分析,所以如果要我分析的话只能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去分析,而且我的说法仅供参考,因为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只能从过去留下的东西里面一点一点摸索出来。

        “我觉得虞紫鸢和江枫眠两个人是喜欢对方的,不过一直没有表明心意。据魏无羡回忆,当时他和江澄被虞夫人用紫电捆住直到江澄到安全的地方,中途江枫眠看到他们,江枫眠手碰到紫电紫电就化为戒指套在他的手指上。据了解,当时紫电是虞紫鸢的一品灵器,以虞紫鸢的意愿为第一指令。紫电可以认多位主,但是是有次序的。虞夫人为无可争议的第一级主人,她发出的指令是捆住江澄,直到安全为止,江澄虽然当时与紫电认主,也是紫电的主人,却无法挣脱它的束缚。不知在什么时候,江枫眠被认定成了顺位第二的主人。在他面前,紫电认为是安全的,因此松了绑。可虞夫人从未说过,她让紫电也认江枫眠为主了。所以这个也是我想说的。如果他们知道是怨侣,那么紫电为什么认江枫眠为主,而且江枫眠本人还不知道,那么说明虞紫鸢喜欢江枫眠。

         “那么反观另一方面,江枫眠是否喜欢虞紫鸢?江枫眠喜欢藏色散人我不知道,毕竟已经是过去了。而且其实江枫眠曾给虞紫鸢一个玉簪,然后两人闹矛盾时摔坏了,是斩杀屠戮玄武后的那一次争吵。然后这个玉簪……你们其实也看到了,在之前我给你们看的江家灭门的那副图里,两个人中间的那个,已经修好了,还看上去更好看了。可惜没有用了。”

         “以上,这就是我的观点。好了,下课。”】

         江枫眠虞紫鸢一阵无言,只是看着对方,一阵惊讶。

         “虞夫人……”魏无羡声音有些颤抖,眼角微微泛红。

         “魏婴,不准给我摆出这幅样子,知道吗。”虞紫鸢声音同样有些颤抖,带着些哭腔。

         “三娘……”江枫眠望着虞紫鸢,道。

作者有话说:继续卡文~往死里卡~~

本篇观点仅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希望评论区不要吵的厉害,大家以和平为主。(最近心情不好,大家体谅一下)

小段引用原著,玉簪这一暗线来自动漫。

@顾有非  @何欢  @三千(再也不换名字惹!)  @肆酒行  @半折荒唐戏

评论(9)
热度(707)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