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伪历史〕历史,孰是孰非?(十四)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接好本日的加更(天天更都嫌不够吗?)

【一周后

         魏忆缓缓走来,道:“上一次,我们说到哪里了?”

         “呃……”讲台下面的同学们都尴尬地笑了笑。

         “……那好,我们讲别的。我们来讲一下魏无羡比较出名的两个发明——召阴旗和风邪盘。”   】

        “听名字就邪里邪气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名修士道。

        “就是,魏无羡还有什么发明是好的。”

        “你们……”江澄紧握拳头,黑着脸。这群人已经认为魏无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头了。

        “师妹,不用管他们了。”魏无羡出声阻止。

        “魏无羡,你就这么看他们……”看他们诬蔑你?

        “嘴是长在别人脸上的,我怎么管得住?”魏无羡倒是看上去很豁达。

【     魏忆像是皱了眉,继续道:“魏无羡对这两样发明介绍了一下:召阴旗如插在某个活人身上,便会把一定范围内的阴灵、冤魂、凶尸、邪祟都吸引过去,只攻击这名活人。由于被插旗者仿佛变成了活生生的靶子,所以又称‘靶旗’。也可以插房子,但房子里必须有活人,那么攻击范围就会扩大至屋子里的所有人。因为插旗处附近一定阴气缭绕,仿佛黑风盘旋,也被叫做‘黑风旗’。风邪盘罗盘刻纹和指针都甚是诡异,并非普通罗盘。它不是用来指东南西北的,是用来指凶邪妖煞的。因为它们的实用性强,所以这两样东西在仙门百家中迅速大规模使用起来。不过用归用,制作者魏无羡还是要被骂的,被骂的狗血淋头。”说完,魏忆望着魏无羡所在的地方看了一下,似是在嘲讽鄙夷不屑。 】

         那些说魏无羡坏话的修士低下了头。

         众人两眼放光,如果魏无羡未来真的发明了这两个东西,那么,修士夜猎将会方便不少。

         被众人目光包围的魏无羡则是在听到“狗血淋头”时抖了一下,拽着江澄的衣角,心里想:能不能好端端地不要提狗。

         江澄看了魏无羡的反应,心想:能不能再怂一点,这个狗怂。

        蓝忘机捏着衣角,不语。

【    “其实,这个想法是彩衣镇时候提出来的。”

        “啊?”

        “学神吧!”

        “当时没有找到邪祟的魏无羡心里想着如果有什么东西,像鱼饵一样能吸引水鬼自己来就好了。或者能指出它的方位,就像罗盘那样。”   】

         “魏公子果然天资聪颖。”蓝曦臣道。

         “再聪明又怎么样?不还是用在了邪路子上?”

         “那请问,你们想怎样?”魏无羡道。

         “就是,自己没有本事就去嫉妒别人,有失仪范。”

         “你们懂……唔唔唔!”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蓝忘机道。

         “忘机兄,谢谢你。”魏无羡道。

        “嗯。”蓝忘机小声道。

【    “其实,仙门百家嫉妒魏无羡,因为他修的鬼道而且他实力强大,所以就各种泼脏水,魏无羡就是当时的牺牲品。”

         “据聂怀桑记载,姑苏求学第一课上,魏无羡面对蓝启仁的问题‘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逾百人。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其实当时魏无羡就算回答正确答案,蓝启仁应该也会继续问魏无羡,这时候魏无羡在这种情况下回答了一个出乎意料却又合情合理的答案。”

         “老师你说是什么?”

         “别吊我胃口了!”

          “魏无羡当时回答‘这名刽子手横死,化为凶尸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斩首者逾百人,不若掘此百人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该凶尸相斗……’然后被蓝启仁赶出去了。事后魏无羡对江澄聂怀桑等人道‘我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走这阴沟里的独木桥干什么。真这么好走早就有人走了。放心,他就这么一问,我只这么一说。’所以,仙门百家不会动动他们的脑子去想,为什么魏无羡好端端地放着阳关大道不走,走阴沟里的独木桥干什么?”    】

         江澄只觉得有一种特别不详的预感。

作者有话说:依旧是吊死你们的胃口。引用了原著,见谅。(其实是文笔太差的原因)

@肆酒行  @三千(再也不换名字惹!)  @顾有非  @何欢  @半折荒唐戏


评论(6)
热度(577)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