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前连载暂停,短篇随机掉落

〔伪历史〕历史,孰是孰非?番外二1(中)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本篇名称:彩衣镇一日游

        魏无羡被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口。

        云梦众师弟起哄:“呦~”

        魏无羡狡辩着:“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不要脸的事。”

        江澄道:“你?要脸?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肯定又是魏大才子去勾引人家姑娘了吧。”

         魏无羡欲要解释什么,但是一道冰冷的目光直直盯着他,魏无羡被猝不及防盯出了一身冷汗 。“……忘机兄啊……那个我……可以解释的哈……”

         “不知羞。”蓝忘机别过脸走开了。

         “忘机兄,我可以解释的!我可以解释的!”

         “魏无羡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江澄你别给我笑了。”

【     “其实起因是彩衣镇当时近期出现了邪祟,姑苏蓝氏的人去打捞,发现了一堆尸体,但是彩衣镇的人都不认识,所以魏无羡蓝忘机等人就过去了。”

         同学们听了兴奋极了,开始分析。

         “感觉好奇怪啊。”

         “一般来说,尸体不会漂到这么远的地方的。”

         “可是根据迹象表明,确实是别的地方来了。”

         “难不成是别的地方赶来的?”

         “说不定是岐山温氏赶的。”

         “啊?”

         “为什么?”

         “握草,怎么又是温狗?”

         “温狗想死吧!”

         “什么事情都是他们整的,呵呵,我就服了。”

         “因为彩衣镇处于下游,而上游是岐山温氏的地盘。根据我之前说的水行渊,可以猜出来是岐山温氏的人解决不了水行渊的问题,就把水行渊赶到姑苏蓝氏。因为当时岐山温氏如日中天,姑苏蓝氏也一时半刻不能向温氏说什么。而且水行渊这个东西,除去较为困难,而赶走确实较为容易的法子。”魏忆补充着。

          “那么……魏忆老师,水行渊应该如何处理?”

          “有些河流或湖泊因地势或水流原因,经常发生沉船或者活人落水,久而久之,那片水域便会养出了性子。就像被娇惯了的小姐不肯短了锦衣玉食,隔一段时间就要有货船和活人沉水献祭。如果没有,便要作怪自行索取。这个就是水行渊了。 水行渊一旦养成,那便是整片水域都变成了一个怪物,极难除去。除非把水抽干,打捞干净所有沉水的人和物,暴晒河床三年五载。而这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不过,却有一个损人利己的法子可以解一时之忧、一方之患。那就是把它驱赶到别的河流和湖泊里,叫它去祸害别处。”

          “岐山温氏太可恶了!”

          “温狗活该被杀!”

           “不过,魏无羡的佩剑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魏忆反问着。

          “这个,当然是那把剑。”

          “……对啊,就是他的剑,哈哈哈。”

           大家语气中尽是掩盖不了的尴尬。  】

          “我的剑的名字有这么难说出来吗?”魏无羡挠头。

          “估计只有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才说得出来。”江澄道。

          “此剑何名?”

          魏无羡道:“随便。”

          蓝忘机看他。魏无羡以为他没听清,又说了一遍:“随便。”

           蓝忘机凝眉,拒绝:“此剑有灵,随意称呼,是为不敬。”

           魏无羡“唉”了一声,道:“脑筋转个弯嘛。我不是说叫你随便叫,而是我这把剑名字就叫‘随便’。”

         蓝忘机半晌说不出话来。

         魏无羡体贴地道:“你不用说,我知道,你肯定想问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每个人都问,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其实,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只不过江叔叔给我赐剑的时候问我想叫什么?我当时想了二十多个名字,没一个满意,心说让江叔叔给我取个吧,就答‘随便!’。谁知道剑铸好了,出炉了上面就是这两个字。江叔叔说:‘既然如此,那这剑就叫随便吧。’其实这名字也不错,对吧?”

         终于,蓝忘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荒唐!”

        魏无羡道:“你这人太没意思了。这名字多好玩,套你这样的小正经,一套一个准,哈哈!”

         众人无语。

【     “魏无羡的佩剑名为随便。剑名随便,人也随便。”魏忆补充道,眼底是掩不住的失落。

         “当时魏无羡在彩衣镇趁水鬼上岸时救了一个卖枇杷的女子,事后为了答谢,女子给了他枇杷。魏无羡当时还用这个调戏……蓝忘机……咳咳。”

         “好了,接下来大家自己去参观吧。”

         “好!”

          同学们嚷着。  】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冒出了一身的冷汗:“忘机兄,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魏无羡却没有注意到蓝忘机轻声的“嗯。”

          蓝忘机一直没有告诉魏无羡,他刚进来这个空间是看到的画面。

          那时候月明星稀,墙檐上一个紫衣少年提着两坛酒,头上鲜红的发带随着风的摆动一晃一晃的,少年的笑明快而又爽朗,让人见之难忘。

         蓝忘机的心随着少年的笑而颤动,少年的笑便永远刻在了他的心底。

作者有话说:本文引用了原著的话,见谅。这个番外何时能了?(笑哭)

@三千(再也不换名字惹!)  @肆酒行  @顾有非  @何欢  @半折荒唐戏

评论(6)
热度(613)

© 简.(学业忙碌) | Powered by LOFTER